嘉庆元宝

嘉庆元宝

    
    收藏有没有诀窍?这是所有想玩收藏的人都在想的问题。特别是2009年的艺术品价格一飞冲天,成交过亿元的书画层出不穷,让人感觉空前诱惑。
    林林总总的画廊,翰墨如林,丹青照眼,究竟什么价位最合理?到底是不是赝品?脑子里疑问一大堆,又见老板不紧不慢的态度,心里更是犯嘀咕。旧货市场或者文物店,铜锈斑斑的香炉、佛像、文房四宝,人家开口不是万历就是乾隆,真的假的?不敢问,这是个拼眼力的活,人家就是告诉你,你能信吗?人人都说收藏“水太深”,就是深在这里了。
    可收藏圈里人都说高振洪的眼力好,这是为什么?他才不过40岁,满脸忠厚老实的样子,怎么他会比那些正襟危坐,喜欢拿放大镜看东西、讲话慢悠悠的“老专家”强吗?高振洪什么也不说,他给你倒上一杯茶,然后转身铺开宣纸自顾自地泼墨挥毫,倒也神闲气定。
    这个自称“以捡漏为生”的人,身上却全没有半点商人的油滑味道,反而隐隐透出一种名士风和江湖气,让人觉得心中敞亮。
   
作为氛围存在的画廊

    青岛,冬天的雨打湿了广西路的红顶老房子,路边宁静的塔松一片翠色。昌硕画廊就在路边,招牌门面都不显眼,给人一种懒懒散散的感觉。推开玻璃门,只听得一声“欢迎光临”。你会意识到,这声音不仅代表热情,还起到门铃的作用。房子里有全套的视频监控,一有人进入,主人立刻会察觉。否则人家满屋子宝贝,怎能放心?
    四壁皆是书画,走路但觉古意盈袖。里屋门前是一幅康有为的书法立轴,刀斫斧劈破纸而出。一转身又见清代道光年间进士何绍基的书法四条屏,银钩铁划,别有气势。高振洪正在泡茶,手里拿着是前一天刚从广州带回来的铁观音。背后的墙上挂的是书法鉴定大师徐邦达的书法,那也是高振洪的偶像。字是他从某次拍卖会上拍来的,如今已经升值翻了几番。
    和平日里一样,他不会太热情,却让人感觉很舒服。几张宣纸随便铺在地下,那是他自己刚刚写的字。每天早上六点半,他都会起床写字,到店里也会继续写。这个习惯已经坚持了二十多年,他在书法上已拨云见日。在他看来,这一点也是他成为书画鉴定专家的重要基础。“你想想,那些画家都画了一辈子,一举手就是他自己。你得懂笔墨,看出他的行笔速度和心境,这样才能了解这张画。这样你就不会被那些赝品弄花眼。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那功力,谁仿得了啊?”
    坐下来聊天,你就会发现这家画廊没几个顾客进来。偶尔进来的人也都是他收藏圈里的朋友,有收藏古钱币的,有摆弄田黄石的,还有企业老板。停下喝杯茶,问问最近艺术品市场的行情,然后走。高振洪说这个画廊是朋友玩的地方,“需要一种收藏氛围,把鉴赏家、门路广的人、艺术品经营者、手里有货的过去的大户人家和有财力的企业家聚到一起,这样一起玩才能把圈子做好,才能整体提升”。
    高振洪不指望这里做生意,他在昌乐路还有家店,那才是真正对外营业的地方。

书中自有黄金屋

    高振洪搞收藏的历史要追溯到1992年。那时刚从部队退伍的他,被分配到青岛油漆厂当粉料工。“我发现那活不能干,今天红色明天蓝色,自己就要变成红人或者蓝人,那不行。”他就在沧口开了一家沧海书画社,里面挂着书法作品,也卖文房四宝,还刻图章。
    那时书画很难卖出去,好在高振洪从十六岁就会篆刻,书画社主要收入也是靠刻图章。文房四宝的利润也不错,进的宣纸五毛钱一张,能卖一块五。那时张朋的画才卖800元一张,高小岩一幅字还不到100元。那段日子挺苦的,他就把精力放在看书上,各种各样的书画册和研究书籍他都拿来看。家里的书也慢慢多起来,慢慢都放不下了。“晚上睡觉,会听到‘轰’的一声响,就知道书又把书架压塌了、”买书的习惯一直坚持到现在,每年要十几万元。书画书贵啊,普通的一本就要上百元,而他买的清代帝后玺印图谱更是要上万元。
    高振洪从来没有觉得买书贵。“我觉得书最便宜了,最贵的是什么?是假画。书中自有黄金屋,而且绝对有高人指点。”万一你买着假画,拿钱就全部泡汤了,那才叫贵。1994年才有拍卖公司,之前的东西很少标注,怎么办?只能靠自己看书。那些书已成为高振洪重要的资料积累。
    比如,搞收藏的人都知道,一幅书画有没有出版过,价格差别很大。这是真品的最有力的佐证,也说明流传有序。如果别人不知道这幅画出版过,但你知道,那就有了“捡漏”的机会。高振洪随手拿出一个册页,是“扬州八怪”之一高风翰的,看起来品相很好。“这个册页就是这种情况,1946年就在出版物上出现过,后来还被故宫博物院收藏,但没人看出来,拍卖图录上都没标。当时我的心理价位是30~40万,结果11万就落槌了。别人都认为买得太贵了,但我却知道自己赚大了。”高振洪哈哈一笑。

“捡漏”是生存方式

    “捡漏”这个词在收藏圈中出现几率最多。但“漏”显然并不好“捡”,那需要眼力和魄力。
    1997年,高振洪到青岛昌乐路文化街开了店。那时青岛的收藏圈依然闭塞,人们仍然只认本地名家,张朋、冯凭、崔子范等那几个人。价位有所上升,但很多人还是对书画价格没概念。某天就有人拿了一张崔子范的画来店里,问800元收不收。高振洪连价都不敢还,一手买下,转手就是一万五千元。
    看好了,你就不怕是假的。他曾买过一张高风翰的画,当时人家要2600元,他实在不忍心就给了3000元。枯木寒鸦,那是高风翰的代表作。可谁能想到这张画从乾隆时期到现在居然没装裱过,就是一张纸片,而且保存的很好,像新的一样。别人看了都说是假的,高振洪看了手却都哆嗦。“那是2002年,诸城的一哥们打电话,说有幅假高风翰你看吗?当时真的我买不起,但一说假的我就要看看。坐上长途车就去了。”原来当时行里所有人都见过这张画,总共是8张,那人用茶水染了7张,做成旧画。只有这张颜色淡,逃过一劫。
    高振洪买过来后,请那人吃饭,给人点了满桌子的菜,然后悄悄给夫人打电话,让她说家里有事,催自己马上回去。接着打车回了青岛,怕节外生枝啊!
    到现在“捡漏”已经成了高振洪的生存方式。他还买过明代吴门画派中刘原起的一张画,行内都说假的,他却大大方方买回来。还有“清初四王“中王铎的画,转手就会翻几番。圈内有很多伪鉴赏家存在,他们总会有意无意地压低一些作品价格,对高振洪来说,那反而成了好事,给他提供了“捡漏”的机会啊。
    2003年之后,收藏品市场迅速升温,流落民间的东西慢慢减少了。他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拍卖会上,从嘉德、瀚海到不出名的小拍卖会,他看到合适的就会拍回来。这里面有门道啊,他从小拍买了去大拍卖,北京买了去上海卖,只要作品选对,时间选好,其间利润非常丰厚。
   
最好的东西留给自己

    2009年北京嘉德秋拍,高振洪花50多万元买回一张黄易的《山左访碑图》,整个画面不及碗口大。他爱不释手,说这画好好留两年。
    和别的开画廊的不同,他喜欢把最好的东西留给自己,和朋友一起把玩。2004年,他曾在黄县买回一件林则徐的册页,花了85000元。那是清道光十三年苏州发洪水时,林则徐赈灾的记录。品相一流,他认为这是国内最好的林则徐作品了,现在至少也要上百万元。
    一件清代画家王树榖的册页,装裱古色古香,一看便是民国时期的,是著名书画家陈半丁的藏品,现在到了高振洪手上。还有国学大师陈垣的诗词手记,漂亮的小字,让所有看到的人都啧啧称奇。还有清代书法四大家中梁山舟的《二老堂记》书法卷轴,真是书中精品。清代康熙年间书画大家高士奇的大幅书法,偌大的屋子都挂不开,气势磅礴。
    这些他都不卖,除非有了让自己更动心的东西。“收藏家手里永远没有闲钱,看上了更好的东西,没办法只好把手里的东西卖出去,才能把新的买回来。因为这东西上瘾啊,当年张伯驹卖了房子买展子虔的《游春图》,就是这种心境。”
    除了书画,高振洪还收藏杂项和文房四宝。他手里有一块清代雕刻名家周芷岩的一方端砚,那是他从日本花30万日元买回来的。那位日本收藏家不知道周芷岩,反而认为上面的字刻错了,应该是“水岩”,说明这块砚台是从水里得来的。拿到后高振洪喜不自胜,把一同去日本的朋友的花销自己全包下来,光这就花了八万多元。
    还有极品的田黄石印章、嘉庆年间五十两一锭的元宝……都堪称上品。高振洪像宝贝一样供在自己的昌硕画廊里,每天看了都很满足。他说:“如果一个开画廊的,最后把好东西都卖出去,留下的全是卖不出去的,那才是最失败的。我肯定要把最好的东西留给自己。”
   
收藏圈中的眼睛

    青岛近年来藏家的品位已经大涨,最好的康有为、林则徐、法若真、高风翰等作品都在青岛。藏品上千万元、甚至过亿的也有人在。能有今天的规模,高振洪起了一定的作用。
    就像前面所说,收藏需要一个氛围,高振洪买不起的东西会建议朋友买,你知道买了肯定会升值,为什么不买啊。他每次去拍卖会,总有企业家跟着他,问他该买什么,他向来知无不言。2009年嘉德的一次拍卖会,光用他的牌拍回来的东西就是600多万元。济南的一位藏家曾用他的牌拍回一件2000多万元的作品,这称得上山东圈里的大手笔了。
    高振洪已经成为圈子里的眼睛,聊天中,常有人给他打电话,问什么东西该不该买,价位多少。他会让人家发张图片过来。他建议搞收藏的人收藏古代书画,买《石渠宝笈》和《古代书画图目》上的作品需要很大的财力,但也可以关注各流派的大家、在美术史上有地位的画家,现在看来作品依然不贵。因为目前仍不排除明年经济有通胀的可能性,还有风传一时的公务员财产公开政策,这些都会进一步推动艺术品市场向前发展。
    高振洪认为,搞收藏首先就是要研究美术史,否则你连对书画家定位都拿不准怎么买东西?其次是不能听故事,谁说东西是祖上传下来什么的,千万别太相信,那很可能是哄你玩的。如果你随便转个画廊就能发现八大山人的画,那恐怕连考虑都不该考虑,是赝品。第三,别太相信所谓大家的鉴定,因为真正的行家都在一线。有些名家滥发证书,只有一线的人真买东西,知道一买假画痛心疾首,损失真金白银,这会督促他们潜心研究。而且,有的老画家还喜欢把自己以前的作品都说成假的,因为以前的价位低,现在价位高,这么说他能多赚钱啊。
    高振洪这样说实话得罪了很多人,可他觉得没办法,糊弄朋友的事他不干。

, ,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00109/426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