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二十日晚,在街头散步,薛仁明先生忽然来电话,说他在北京。是卜二给了他我的电话。我急切地说:“《天地 […]

,

    最近的日子千头万绪。但也没有找人倾诉、与狐朋狗友吃吃喝喝以求短暂遗忘的念头,只因为太热,人都太不耐烦。 […]

,

秋天里死去的贾宝玉 竟成了我唯一的知己 我们不再谈爱情 我们终会在繁华遗梦中枯萎 秋天里的贾宝玉 就是那片柔韧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