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读胡兰成的文章,我自觉卑微地无处可以逃匿,从此不敢再妄写文章了,这两天沉溺于读胡兰成的日文著作,似乎 […]

, , ,

    编者按:薛仁明兄近日到杭州,兰友小北谒见,此为相见之时送给仁明兄的小诗。很不错。            […]

, , ,

     于新源从天山来,风尘仆仆,像一个游魂。他长得很壮实,古铜色的脸颊,那是西北汉子特有的彪悍与爽朗。他随 […]

, , , ,

    “除非上帝出面,今天要请到莫扎特、贝多芬出台亮相,断乎不可能了。”这种遗憾可以说天下人早已有之,只是它 […]

, ,

    读『战难和亦不易』,知他是真心爱国,览『致邓小平书』,晓他心系中华始终如一,窥『致唐君毅书』,方知他已 […]

    这本《击壤歌》,原是朱天心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年少之作,亦是扬名之作,我读了来,感觉颇像是女子版的《未央歌 […]

, , ,

    编者按:下面是广东惠州的刘义的一组诗,写得很静,很多好句子。刘义说,他读了十遍《今生今世》,让我听了觉 […]

, , , , ,

    上周末去昌乐路的新知书店,发现了传说中的那本《落寞与飞扬:胡兰成的今生今世》,四折,但我仍然觉得稍贵。 […]

, ,

    今日海边南风吹得急,天气依然微冷,似乎有点感冒了。想起我爹说“新南风,旧北风”,刚转南风的时候难免会冷 […]

, ,

    早春时节,若要享受应做几件事:到苏堤之上看烟柳,去千佛山顶闻沉香,在小咸酒馆酌江南米酒,闲坐窗前读朱天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