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12月

【兰师存珍】谈国民党政府的经济失策

    彼时中华民国政府显然犯了错误。第一是接收了汪政府的中央储备银行的全部黄金,而把原来有着十足以上金准备储备券,以法币一对二百的比例收兑。又则是接收所谓敌产逆产的贪污浪费。这两件事就使收复地区的经济陷于虚脱,急激的崩坏了,不必更说其它。是故终战之后第三个月,即物价大涨,法币又不值钱了……
    其实终战后即使没有接收时的那种愚行,而以一个贤明的大政治家来处理当前的事势,尚且甚不容易。曰本战后是有美国占领军为之维持经济的秩序,又因朝鲜战争的机会,其产业始立直了。西欧国家的经济再建,则靠有名的马歇尔计划,也是美国援助。其它虽如英国这样的大国,战后亦还是要问美国借款,且战时的粮食与物资的限制配给虽到了战后尚继续到数年之久。而苏俄的战后复兴则多是靠对外抢劫,他连满洲的重工业机械亦都搬了去了。如此,中国战后经济事情的严重,恢复不易,政治家早应有这样的觉悟。第一件大事是要有计划的商请美国经济援助,如美国对于其它国家所作的,以借款及赠与、半赠与,又或者是以合资开发的方式,如扬子江发电计划,我记得中华民国政府的与美国的技师已经作过初步的测量绘图。但是战后美国人对于中国事情的注意力都被国民党对共产党的问题所夺去了。甚至中华民国政府自身亦然。
    要求美国经济援助,本来也不是简单。如美国的对于曰本,初未有援助其产业复兴的意思,不过是为了占领而维持其经济的秩序罢了,所以战后有五年的长期间曰本的经济事情尚是凄惨的,惟赖有占领军在镇压,才免了社会的大动乱与政治破局。若无朝鲜战争,曰本大概没有今天这样的日子。而欧洲是史大林封锁柏林,美国才热心援助西欧国家的产业复兴。但英国彼时还是很苦,丘吉尔内阁继艾德里内阁上台,英镑的落势已濒于破产。丘吉尔首相到美国借款,数额大得惊人,他是抱着非常悲痛而倔强的意志的。他在美国的国会里演说:「我决不是代表大英帝国来向美国乞求援助。我是为大英帝国对世界的责任来与美国商谈。」与这比起来,中华民国政府的对美国经济交涉实在是努力不足。
    中华民国政府若有贤明的做法,应当先以中国的自力维持经济的艰难秩序,延得时间等有机会去获得美国的经济援助。那就要负起汪政府及曰本军所遗交下来的维持经济秩序的责任,而且战时的粮食管制、纱布管制、黄金管制,战后亦不可就都废止。战后上海等港口重开的对外贸易,亦必要管制。战时内迁的工厂,战后又迁回上海等都市,要政府有计划的加以辅导。战时沦陷区的不在地主及不在业主战后回来,所有债权债务应再延长三年或五年,暂不清偿。如此,至少可免那么快就法币总崩坏。而维持得多一分经济秩序,亦即对共产党的扩大内战多一分抑制力。中华民国政府能如此多撑住五年十年,以待国际形势之变,将并非没有机会与美国结成新的经济关系。
    对日抗战胜利之初,蒋介石主席的威望如日中天,当时他实在应当明示国人,使大家觉悟今后经济的事情不易,大家要齐心齐意的依照计划,耐乏生活尚须继续,大家要戒绝经济的浪费,并戒绝政治的浪漫。如此,使国人对于毛泽东他们的浪漫作风亦可以有一个理知的思省了。英国丘吉尔首相可以与其国人于战胜后凡百自制,正可以作中国的一面镜子。  摘自胡兰成著《世界的转机在中国》

,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1222/409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