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想,若无那场战争,胡兰成和爱玲的爱情,将会如何收场?
    她那么爱他,而他又十分知道;
    她在他眼里的顶天立地的,世界都要起六种震动;
    她自信她到过的他的世界,别人一半到得去,一半是到不去的;
    他看她脸上有神的光,她说他是一尊佛像;
    他懂得她,天下再找不出第二个来,写她的人那么多,别人笔下的她兜兜转转,都是那么一副样子,冷静而决绝的,孤傲而华丽的;惟独他笔下的那个她,和别人写的截然地分了开来。他懂得的她,别人怎么写也写不出来的。人人都把她放到了一个高度上说,惟独他给她的那个高度,才是别人无法超越的。
    到最后,爱的灰烬已熄,她还在做一个梦:青天木屋蓝天,有他们的孩子嬉戏在自然的清淙溪水旁,他把她往屋里拉,她脸上有羞涩的笑,梦醒,快乐的许久。是谁说,她不爱了。连她自己都说,还留下点东西在,这点东西,是什么呢?
    最犀利的一枝笔也有最难以言尽的时候,她的《小团圆》,处处把自己放在那个冷漠无视的地位上,于一切都是旁观,如何相信,这就是真相。坦诚是坦诚的,只是那未及说出的,读者竟也看不出么?写到他的其他女人,她亦有一种自知而纯澈的,不加掩饰的自卑,这样的诚实亦是撼人的。
    若无那场战争,这样相知的两个人儿,将会如何?至少,不会生出那么多的恩怨来吧!我总是很俗喜地想要他们两个天长地久一番的。她怕也是这么想的,他大概也会这样想吧!毕竟那种大家族的时时小心处处谨慎里练就出来的自私,只有他才能将其形容为“她的自私是一个人在佳节良辰上了大场面,自己的存在分外分明。”她以这样一个分明的存在,到了他的眼里。
    他懂她那么多,总还有一点是不懂的,他以为,神交如他们,她不会计较他有了小周,还会兴致地和她说起来,以为他的即是她的,可分享,一如可分担。但她,终究是个女人,那些乱世的桃花,只让她五内俱焚。她又那么骄傲,除了微笑,又能有什么表情。撒泼骂街不是她之所为,只将点点伤痕,结痂在心底。而他却无辜如一个孩童,始终都觉得,她不会计较。
    如果当时没有硝烟,他们在静好的岁月里,青天木屋蓝天的理想,也是能够实现的吧!虽然,他还是会说这个亦是好的,那个亦是好的。可他只有在她这里,才能一天又一天地长长久久地呆下去,一生,也是可能的吧!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1203/376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