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11月

【兰师存珍】胡兰成致三毛书

三毛

三毛:

  读了天文抄示你给她的信里有:「这次荷西的死,是死了两个人,我的话,也是活下了两个人」,我顿时安了心,你一定要连荷西[的]也活了,连世人[的]也一同活了。
  荷西自是三毛的,可比杜甫诗里的月亮,但凡懂得诗,就也懂得那月亮,喜爱三毛的就会也喜爱荷西了。
  我读过你的文章,今更读了仙枝及天文来信讲到你,我也犹如当面见了你的人了。有好几天早晨醒来,在床上想着可对三毛说些什么好,而随即接到天文来信,她已代我说了,且还比我说得好。她说你「是犯了天条的仙子被謪到凡间来,红尘一场仍旧又回到太虚灵河畔归位。但也许认得了我们,是她旧时的仙侣,亦可以地上即是瑶池的千年。」
  仙枝与天文都很气那班人不懂得你,好意为你而写的报上文章都自说自会,但我看了剪报并不气,因为还是张爱玲的那句话:「凡人只能取他所能取的,并给他所能给的」,他们虽然说得不对,而你看他们说得不对,也该可有其可爱的。只是文化分子其实不可爱,只可以把他们无奈何罢了,远不如中国的农民的讲史上的英雄美人都讲得不对,却可以是非常好的。但我不再较量这些,听见谁在说三毛,单单三毛这两个字就是好的,我愿天下人都说你。
  天文说到仙子谪堕红尘的话,使我想起中国民族真是经历劫毁多矣,所以能有此豁然的想法。而与佛说的解脱却又不同。佛说那段红尘姻缘是幻妄,而如你与荷西的事则似真似假,乃是最真。汉魏时人传有郑交甫汉水遇神女之事,郑交甫游汉阳,遇二姝于途,与相问答,遂向之乞所佩珠,置于怀中,二女去后,索怀中珠则无矣。你与荷西,倒是荷西像神女的给了你珠,哄了你一回,你倒做了那茫然的郑交甫了,在汉阳的光风迷离中。神女去后于今已千年,而连同那郑交甫,都不可能想象有一个死字。
  而仙枝天文天心与我,与还有许多人,都要请你重新写文章,来与大家一道玩呢。可比是要请天照大神出岩户。曰本古事记里,太阳女神天照大神住在高天原,被其弟素盏呜尊捣乱得不成话,一气之下隐入于岩户,天下遂成长夜。于是诸神集于岩户外,央求她,哄骗她,要她出来,有装鸡鸣的,有说诸般好话的,此时却有天钿女出来舞踊,这是有名的天钿女之舞,而她却生得丑怪,舞时衣裾散乱飘起,露出胸乳,还被看见了女阴,众神哄笑,山海皆哗动,天照大神出来偷窥,候在外侧的多力神一把拉出岩户,顿时遍天下都为太阳光所照耀了。现在我就是要拉三毛出岩户。天照大神是被其弟弟所恼,而三毛是被造化小儿所恼,一般的都是隐入了岩户。
  历史上的劫毁与人的生死真乃是大事。仙枝与天文都会哭,与林黛玉的哭同是美得真,同是艳得深至,那眼泪是春天早晨满花枝的露水,而你的眼泪则如洞庭湖君山的斑竹泪,与孟姜女的哭夫泪。曰本古事记里,素盏呜尊想念他在高天原的姊姊天照大神,日日哭泣,江河都被哭干,草木都被哭枯了,最后他「登」「登」的爬上了天去,到高天原见了姊姊。素盏呜尊的这哭真是哭得雄大,哭得童稚纯心,三毛便也是这样纯心的思慕荷西。你是如此的知道了劫毁之真与一个人的死之真,你应是又还知道了历史上文明的建设之真了。如此则成与毁,死与生,乃是相倚,此即可以是你活,也是活下了两个人,并且像天照大神的出了岩户,与世人皆活了。
  希望你去一去西班牙,就又回台湾,与仙枝天文天心等同为三三而立起建国之大业,有机会也希望你能来曰本一玩。不一一,乞保重身体,不可哭坏了眼睛,希望你能读我的禅是一枝花。

                     明儿 庚申年一月三日(※按:一九八○年)

,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1129/372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