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11月

张爱玲的性爱问题

1

  年纪稍大一些的老先生,对张爱玲多是不屑。比如何满子先生,他生前就多次与我谈起张爱玲。回想起来,何满老几无涉及她的作品,只是对她与胡兰成的纠缠颇为纠结。在一篇文章中,何满老说到张爱玲时,语带愤慨:“……知人论世,大节上的顺逆是非哪个民族都重视,绝不会像中国某些人这样向丧失大节的叛徒献玫瑰花而行若无事。”他毕竟是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亲历过山河破碎,目睹了太多家破人亡!
  最近,我又看到一位是我“老朋友”(他年长我许多,又与我有多年的交往)的老先生,在一篇文章中说到张爱玲的情事。他提到,在《小团圆》(女主角“九莉”即张爱玲本人,“邵之雍”即为胡兰成)中,胡兰成简直是张爱玲的“英雄”和“上帝”。做爱时,胡兰成“微红的微笑的脸俯向她,是苦海里长着的一朵赤金莲花”。老先生认为,在张爱玲眼里,“胡兰成头上简直放射了灵光!这时,张爱玲明明知道日本法西斯不行了,胡兰成在战后也难免‘逃亡’,但她偏偏要把他当‘英雄’崇拜,奈何!”总之,“对大汉奸一往情深,五体投地”,既无“尊严”,也无“人品”。
  我对老先生的见解是深为理解的。张爱玲这样的名女人,本是中国的一枝妖冶的花,却如此供汉奸糟蹋、享用,实在是抬举了汉奸,让凶恶的汉奸面有桃色,多了一点人间温情。
  其实,这位老先生还算克制了,只是点到为止。从书中看,张爱玲为了能和胡兰成厮守在一起,在《小团圆》中,她对他说:“希望它(战争)永远打下去。”倾城不够,还要倾国——— 为了享受汉奸给她带来的快乐,她甚至希望抗日战争永远不要结束!如果张爱玲想一想无数在战火中遭到涂炭的生灵,无数被强奸的和张爱玲一样的女性,她和胡兰成做爱时,会有那么多的快感吗?从这个意义上说,那些张爱玲的粉丝们,极力淡化她的情爱的时代背景,只留下情爱,情爱就是情爱,确乎是大可以拷问的了。
  张爱玲之在中国,算是幸运的。巴黎光复后,戴高乐政府成立了整肃委员会,专门惩罚战争期间的通敌者,凡与德国人通奸的女子皆被剃头游街,有的甚至剥光内衣裤,身上涂满焦油,行纳粹礼,没收财产。当然,张爱玲不是直接与日本人通奸,而是与投靠日本的汉奸有了一段她自认为的爱情,其性质似乎还是有区别的。抗战胜利后,无论国民政府还是人民政府,都没有像法国人那样为难张爱玲和张爱玲们,这应该是中国人的厚道,抑或无强烈之是非?
  《小团圆》比卢梭的《忏悔录》还要直白,一点也不为自己遮掩,有点义无反顾。当然,比《忏悔录》要脏一些。网络上有一篇署名“郭娟”的文章《张爱玲夹缠不清的情》,作者写到:“在这部写于1975年的自传体小说中,张爱玲第一次书写了她的爱情故事。她深情缅邈,细细追忆,二十多年前的情事,过程与细节,琐琐屑屑,真真切切,像饥饿的人对残羹冷炙亦无比珍惜,细细品味,慢慢享用,精致中有铭心刻骨的热烈……”书中,不乏色情的诗化描述,虽然诗化,也终于还是色情。我们来看看张爱玲展示的一些细节———
  微风中棕榈叶的手指,沙滩上的潮水,一道蜿蜒的白线往上爬,又往后退,几乎是静止的。她要它永远继续下去,让她在这金色的永生里再沉浸一会儿。
  兽在幽暗的岩洞里的一线黄泉就饮,汩汩地用舌头卷起来。她是洞口倒挂着的蝙蝠,深山中藏匿的遗民,被侵犯了,被发现了,无助,无告的,有只动物在小口小口地啜着她的核心。暴露的恐怖揉合在难忍的愿望里:要他回来,马上回来———回到她的怀抱里,回到她眼底……
  如此纵情,纵欲,一反张爱玲的常态。从心理学的角度审视,最强调的东西可能是最缺乏的。此时的张爱玲,或许特别孤独?或许到了更年期?或许在胡兰成之外的性爱无法满足从而产生了性苦闷?她的反常态,让人有了很大的揣想空间。
  张爱玲之爱胡兰成,完全是“无我”,陷于非理性的状态。胡兰成是汉奸,她希望抗日战争永远不要结束;胡兰成另有所爱,甚至和张爱玲的朋友上了床,与其侄女或许亦有不伦之恋……她也不在乎。张爱玲在书中道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隐私”,她被胡兰成抛弃后竟查出自己患了“子宫颈折断”的难言大病。可见,胡兰成对她的摧残和蹂躏如暴风骤雨,让她刻骨铭心,乃至深入到了骨髓和灵魂!在胡兰成可以“折断”她“子宫颈”的暴力面前,张爱玲就“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还要开一朵绝望的艳丽的花,卑贱已极地不无惊惧与迷恋地带着死尸的腥味、灿烂地向着胡兰成微笑。张爱玲高贵到会写小说,但在汉奸面前,还是有了下贱的一面!
  写到这里,我突然感到我似乎要比老先生们达观一些。此时此刻,张爱玲面对的已经不再是汉奸,而是一个让她战栗的男人。她“被侵犯”的时候“被发现”了,她的波涛汹涌的大海呼唤着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如此,胡兰成是什么人就变得无关紧要了,她处在唐朝还是宋朝也变得无关紧要了,哪怕是在地狱,又有什么要紧呢?!如果胡兰成是国民党人,如果胡兰成是共产党人,如果胡兰成是土匪……她都将以一样的方式面对。总之,张爱玲没有面对整个抗日战争,她面对的是胡兰成的狂暴。
  年轻的时候,我曾在文章中说过这样的话,假如李双双嫁给贾宝玉,他们会幸福吗?倘若李逵娶了林黛玉,不是生生糟蹋了林妹妹?这似乎有一定的道理,但也只是一面之理。今天想来,如果林妹妹嫁给李逵,或许重新焕发了生命活力,肺痨病也不治自愈了;或许还要自告奋勇当压寨夫人?也未可知。
  张爱玲就是我心目中的林妹妹,虽然胡兰成外表不像李逵,却也有一股李逵一般的黑旋风哩。

  文/房向东(文史学者) 据《南方都市报》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1115/356

楼被抢了3层了

  1. 此文章实在无聊可耻!是对张胡的歪曲,非正人君子所为!


    susie Says @ 09-11-18 3:04 下午
  2. 虽有胡说八道之嫌,但有点意思


    朱朱 Says @ 10-09-15 9:44 下午
  3. 道貌岸然的阳痿小人,就喜欢把世间万物都和他们口中的"爱国主义"联系在一起。也就是这种主义贡献了前两个月轰轰烈烈的保钓打砸抢事件。


    。。。 Says @ 12-12-3 5:29 上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