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10月

陈丹青:去美国可以随便看色情电影了

 

1.jpg

    我第一次与陈丹青交道,是好几年前,去中国政法大学昌平分校做嘉宾,与崔卫平老师一起。似乎主题是崔老师讲诗歌或者是思想史,陈丹青讲绘画,我讲中国摇滚。
    傍晚时分,陈丹青穿黑色衣服出现在新街口的大街上,他好像一幅油画一样,让人一眼看得到。
    在座谈会上,有人问陈丹青说,你出国是为什么?
    陈就说,一个是……二个是那里的鸡腿可以随便吃,三个是可以看色情电影了。
    大家哄堂大笑,还有人问他,他的个性怎么这么鲜明之类的。
    陈丹青就简洁地说,自己没什么个性,然后他说,我一泡尿憋得难受,要中途休息下。于是他立刻站起来去上厕所了。过一会回来了,他开始吃香蕉,还帮我剥了一个,当着100号学生,我们三个人在讲台上开始旁若无人地吃起了香蕉。还有草莓啊,橘子之类的。
    那一次我们还谈到了胡兰成,他还与崔卫平聊到了哈维尔,总之,那一次会晤,大家都很愉快的样子。因为我的第一张唱片是穿着旗袍拍的封面,他还顺便给我取了个外号叫“小旗袍”。
    几年后,在南方人物周刊的聚会上见到他,他和郭文景坐一起,顺口介绍了一下我:这个谁……呃——写书,还做音乐……我赶紧跟郭文景澄清:我不叫刘索拉。三个人都笑起来。文/吴虹飞 据《风尚周报》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1026/323

楼被抢了4层了

  1. 陈就说,一个是……二个是那里的鸡腿可以随便吃,三个是可以看色情电影了。

    一个是什么?


    安东 Says @ 09-10-26 10:03 下午
  2. 文/吴虹飞


    马小琼 Says @ 09-10-26 10:32 下午
  3. 一个事什么?呵呵


    声音 Says @ 09-10-27 2:58 下午
  4. 不知道啊,没写啊

    薛易 Says @ 09-10-27 3:14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