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10月

【本网专稿】高东方:画在日月山川里

复件 山坡上的村屋

山坡上的村屋   水彩

新图像

 天罡北斗阵之斗转星移

    绘画有一种神奇的力量,画家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不需要在“真实”或者“艺术真实”这种字眼上费脑筋。因为对于笔下的一切,画家就是造物主。在高东方身上,我就看到了这种力量。在他看上去并不怎么强壮的躯体里,包裹着沂蒙山深处的淡淡暮霭、黄河边上的农家岁月、阿拉斯加的皑皑雪山、黄海之滨茫茫海云和绵延万里的莽莽长城,还有横亘千载的柬埔寨吴哥古城。
    他安静地画,灵魂却如同一个岁月的浪子,行在山野城市中,但觉日月丽于天,江河丽于地,凡所亲见皆是好的。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小艇的旁边是大船,大船的后面是更大的船,还有巨大的机械手,清晨的码头包围在一片氤氲中,海面波光早已搅碎,俨然一块被的画布。有一点像莫奈的那幅《日出》,但这里是青岛,别有一种清朗的志气。
    这幅画的名字叫《泊》,画于1986年。那时的高东方已经31岁,此前他在北海船厂做过工人,教过工厂子弟小学,后来又到专业艺术院校教书,并参与山东省义务教育教材的编写,编了一整套面向全省中小学生的美术教材。和很多因为生活之路随社会变动大起大落的画家不同,高东方已经走上一个美术教育者的轨道,而且一路走得很安稳。也许正是这样一种安稳才使得他的画中自有一种恬静,滤去了浮躁与喧哗之气。
    他画了很多船,当时美术界都知道青岛有个船画得很好的人。当然这并不是说高东方别的画不好,1985年,他就用水彩画了一幅《山海图》,磅礴之气破纸而出,很有年轻人的架势。
    这时他已经教过很多学生,当时的孩子现在有的已经和他成为同事,有的成为绘画或者设计中的佼佼者,他也为此而高兴。

    复件 老船

老船    水彩

静美得像一首十四行诗

    
    一段残破的长城隘口,伫立崇山峻岭之间,草色枯黄,林木萧萧,曾是苍凉古战场。   
    “尽管城上城下争战了一部历史/尽管夺了焉支又还了焉支/多少个隘口有多少次的悲欢啊/你永远是个无情的建筑/蹲踞在荒莽的山巅/冷眼看人间恩怨”
    这幅画的名字是《岁月》,画于1997年。我一时找不到比这首诗更能表现画所能给我的感受。那一年香港回归,这个主题激动着中国人的心,也许民族自豪感会莫名地疯长吧。高东方已是水彩界全国知名的画家,他的画里呈现出一种凝重,这是成熟之美。1991年,他画了一幅《头羊》,老羊的眼睛直视着你,好像不怒自威,又好像是一种反思。羊毛低垂,处处显示出老资格来,高东方的属相也是羊,山羊的羊。
 1998年,他画了一幅《晚秋》,叶子凋零后的树木安静地站着。没有丝毫的阴郁,很安详,静美得像一首十四行诗:“什么在我们身上飘落,我们就让它化成尘埃,我们把我们安排在这时代,像秋日的树木一棵棵。”
 这是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树木的叶生叶落,花草的枯枯荣荣,天地无言而四时有序,想来高东方已明白这种无为的智慧。

   
家常幸福感与民间思维

    
    几个褐色的草垛,一排枯黄的玉米秸,半道青色石墙,几级带土的石阶,四周有叶子稀疏的白杨树,这是山村的一个寻常的小场圃。但在高东方的笔下却呈现一种辉煌而恬静的光芒。白杨树上一抹黄绿,恍如乡愁,地面上流动的光,则像在泛黄的记忆涂了一层抒情的油彩。
    这幅画的名字是《草》,画于2006年。高东方带着学生去沂蒙山写生,在他看来真是处处皆景。每天早饭前,他要求学生都要画一幅画,那时的光线变幻很奇妙。溪水从石缝之中流淌出来,早晨山间薄薄的雾气,透出一种灵动的神秘感。这时的绘画,必须一气呵成,感觉痛快淋漓。他还喜欢在黄昏时作画,有时正画着,感觉颜料调不动了,一看原来是结冰了。这时画到纸上,又会呈现出与平时不一样的效果。深秋的村庄洋溢着一种喜悦。这种家常的幸福感和自然的秀美交织在一起,让他的画透出一种魅力。
 2005年,高东方记住黄河边的一个农家院子。地上是金黄的小米,架子上是金黄的玉米,有火红的辣椒,还有一幅奇怪的对联:儿女在外挣大钱,父亲在家享清福。”他问为何不是“父母在家享清福”,人家老人家说,父亲才是最重要的,母亲跟着过就行——真是纯粹的民间思维。高东方喜欢这个,那一刻的光也正好,他马上画下来,兴奋得几乎要喊出声来。这也是他对画的虔诚,有点像诗人的妙手偶得,他要抓住那一刻的神光,在纸上定格成永恒。那幅画有一个温暖的名字,就叫《农家的阳光》。
 
 人物简介
 高东方,生于1955年,青岛知名画家,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水彩画会秘书长、青岛科技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大展并获奖。2009年,他的水彩画《船台的交响》荣获泰山文艺奖。

,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1024/312

抢楼还有机会

  1. 薛易 写的极好 真的 图画的解读从来都是个人的 这些细密的感觉使我忍不住再次翻出高东方的画一幅幅的看 那些宁静优美的气质从大自然的水汽之中莫名的升腾着散布开来 你给我新角度看高东方的画 我似乎有很多问题想问他 又似乎单单看画就已足够……


    声音 Says @ 09-10-24 1:54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