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仓央嘉措

1

   朋友们的评价都说“超感人”,所以看电影前先给自己打了预防针。亲情的杀伤力无须质疑,尤其是对流浪的人来说。土耳其人的故事并不出奇,只用最单纯的感情打动人。这不是一部讲道理的电影,但这并不妨碍它讲出一个朴实的道理——父子之间的感情应该怎样。
   少时看到一句话,说儿子与父母的关系就好像果子与果树。天天盼着果子成熟,到成熟后又担心它掉下来。那时只朦胧觉得好,到我离家的时候,才明白原来这种好是那么残酷。
   中国人说“父母在,不远游”,又说“是七尺男儿生能舍己,做千秋鬼雄死不还家”,前者讲责任,后者讲抱负。殊不知,多少人因前面一句而坐井观天,抱憾终生;多少人为了后一句而落魄江湖,一生零落。所以黄鹤楼上有“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所以苏东坡写“未成报国惭书剑,岂不怀乡畏友朋”。叹息归叹息,却也有家不愿回,不敢回。
   土耳其人似乎没有这种顾虑。Sadik少年离家走得理直气壮,最后被迫回家仍是理直气壮,面对老父不道歉,面对邻里无愧色,换做中国人,免不了要被当面或背后说成“不孝顺”、“没出息”了。自始至终都坦荡,这一点真是难得。还有,老父也足够倔强,当年对儿子出走一言不发,如今见儿子回来也一言不发,这难道仅仅是一层坚硬的外壳吗?
   影片中的高潮处是老父张开双臂,声嘶力竭呼喊自己当初为什么没留下儿子,这一幕的确感人。直抒胸臆,声泪俱下,也让我感动了一把。想想如果换了中国人怎么说,肯定是缄默不语,老泪纵横;即使高喊几句,也要骂几句“畜生”、“自作自受”之类的话。
   我没有想到的是,Sadik居然撞倒老父,奔向田地与河流。也许你可以说,他已经处于癫狂状态,但这又何尝不是他的真实想法?
   如果他一心想走,你拦也拦不住。到这里你会发现,老父萌生的悔恨与愧意也是不对的。因为生活本来如此,人性本来如此。基于爱,所做出的事并不一定正确。如果当初老父萌生拦下Sadik的想法,他错了;现在他有后悔的想法,他也同样错了。
   夜晚,庭院中,Sadik与老父的那次谈话变成了托孤:“最近,他一抱我,我就努力把他推开。我尽量离他远远的。看到自己给他带来的痛苦,我又极恨自己。给他一个房间,爸爸。给他一个家,让他来去自由。”
   这也是Sadik对自己儿子的教育,因为爱他,所以不能让他依恋你,因为你们两个迟早要分离。明明知道承受不起分离的痛苦,为什么不早点下狠心呢。原来,爱也是需要戒的,即便是父子之爱。
   家是最后的驻地。作为儿子我只需要一个房间,如果有天做了父亲,也同样只准备一个房间,让他来去自由。谁都不是谁的救世主,谁都不能为谁遮挡所有的风雨,所以谁都不能剥夺谁的自由,谁都不要放弃自己选择的权利。即使你愿意奉献,但不要让奉献变成别人的负累。即使你愿意慈悲,但不要让慈悲变成对别人的奴役。
   所有的情只在心里,说出来就已言不由衷。所有的分都在命里,一切尘缘终将了结。
   游于天地之间,我们都是荡子。贪嗔痴三毒难戒,那就先请不要执著。
   如果可以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1017/304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