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昨天半夜看完了电影《斗牛》,有点感动,让我有点手痒了。
    首先是乡音,黄渤演的“牛二”说的是青岛话,但村里很多人说的却是济南话,一口一个“么”听着很亲切。很多对话也是纯乡土的。比如称呼“老祖爷爷”为“老祖”,这就是典型的村里人暗骂老年人的口气。还有那句“小的你也没摸过啊”,活脱脱写出了农村小青年的粗口笑话。
    牛二对小黄牛的感情很动人。没种过田的人不知道牛对农民的重要性。在没有机械化的年代,犁地、耙地、除草、耕种,这些农活人要自己干会累死,驴的力气小,骡马又不多,所以牛成了主力。
    小时候我家没有牛,每次地里有重活,都要去借邻居家的牛,次数多了就很为难。至于不喂牛的原因,主要是家里的草比较少,玉米杆也不够牛吃的。我家一直都喂驴,一头老驴,很老实,但偶尔也咬人,有次差点咬到我父亲。后来那老驴干不动活了,只好卖了,我似乎为此伤心过。
    小学时看一部电视剧《黄河东流去》,中间一段情节就是:老汉和牛车一起被国民党兵征用了,国军一路疾驰,晚上休息时,老汉发现牛已经被累得口吐白沫而死。国军想花钱把死牛买下来,吃掉。老汉却死活不同意。他流着泪说:“在你们眼里它只是一头牛,在我眼里它是一口人!”老汉眼前还浮现,当初他把一个铃铛系在牛犊脖子上的情景。现在戴着铃铛的死牛,眼睛还在盯着他……那时我只记住了这句话,还有就是牛的眼睛特别大,和鸡蛋似的。
    大概是我高中时,父亲买来一头小牛,回家养了两个月,个头基本长成了。然后做的事就是教牛干活,土话是“拾掇牛”。先给牛上套,让它拉着碌碡在场圃中转,或者就是到空地上跑。开始时小牛会害怕,这样过一两天就习惯了。再就是要套车了,有的牛看到套会害怕,往后倒,这时要用鞭子打。还要教它赶车和耕地时的各种口令。这是人和牛进行沟通的必要环节。
    幸运的是我们的小牛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印象中很早之前,我们家也曾喂过一头公牛,但总是顶人,驯不出来,只好卖掉了。父亲说,牛必须在没长大之前驯,否则就驯不出来了。
    那头牛并没有干多少活,随着播种机和旋耕犁的迅速推广,它慢慢从农活中解放出来。牛的任务发生了变化,它是一头母牛,每年都会生一头小牛。用不了一年时间小牛就能长大,于是卖掉,钱用来给我交学费。于是,从高三到大学毕业,每年牛都会给我提供接近2000元,这已经相当于一半多的学费了。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那头牛一直在供我上学。
    大概在我毕业后的第二年,那头牛卖了。原因是我们那里偷牛的现象很严重。大概是2004年,我曾在《南方周末》上看到一篇报道,里面的情景和我们乡间很相似,只是因为新闻宣传的原因,没有点明偷牛的主要是回民。
    在我们那里,回民偷牛的手段很多。有的是直接拿大钳子剪断门锁,把牛偷走;有的是提前侦察好,晚上直接把牛所在的房子的墙扒开一个洞,把牛偷走;还有的是几个回民一起前往,直接去牵牛,正屋里住的主人醒了都不敢出门,因为出去就会被打……传说那些会偷牛的回民有一种本领,就是牵牛的时候牛一声都不会叫,可能他们天天杀牛,身上带着杀气,早就把牛的魂魄勾走了。
    当然,回民偷的不只是牛,也有羊。在我们村,就出现过老太太自己在放羊。旁边路过的摩托车后座上跳下一个人,说这羊养得真好,很胖。老太太听到称赞很高兴,没想到拿人居然一俯身就抱起一只羊,转身跨上摩托车就跑了。老太太又惊又怒差点没出毛病。
    那段时间我们家养了一条狗,就是想晚上能听到动静,免得牛被偷了。爸爸对我说睡眠不好,晚上常常醒好几次,我就劝他把牛卖了,省心,他就卖了。
    每一个从土地上走出来的人都会和牛有感情,他很肯定小时候给牛筛过草,也肯定拔草给牛吃。如果不走运的话,他还可能被牛虻叮过,被牛角顶到过。这些东西都深植于他们的血液中,不是多少年城市生活所能抹掉的。这些东西常常会被唤醒,可能需要一个不深不浅的梦,也可能只需要一部像《斗牛》这样的电影。

,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0930/293

楼被抢了2层了

  1. 呵呵,你家养牛呀!
    南方的农村和北方就是不同啊!


    寂寞党奎 Says @ 09-10-2 8:24 下午
  2. 呵呵,上次去看《建国大业》的时候顺便捎带上了《斗牛》,看的心情有点沉重呢。


    李娜 Says @ 09-10-5 7:59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