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9月

张爱玲给胡兰成三十万分手费致生活拮据

    《今生今世》里说,张爱玲写诀别信及寄最后一笔钱给胡兰成,是在一九四七年六月十日:
    爱玲写道:"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是早已不喜欢我了的。这次的决心,我是经过一年半的长时间考虑的,彼时惟以小吉故,不欲增加你的困难。你不要来寻我,即或写信来,我亦是不看的了。" 信里说的小吉,是小劫的隐语,这种地方尚见是患难夫妻之情。她是等我灾星退了,才来与我诀绝。信里她还附了三十万元给我,是她新近写的电影剧本,一部《不了情》,一部《太太万岁》,已经上映了,才有这个钱。我出亡至今将近两年,都是她寄钱来,现在最后一次她还如此。

1

《我的姐姐张爱玲》

    龚之方感叹地说:"真是没法想象,张爱玲对胡兰成为什么这么痴情?"
    龚之方记得一九四七年六月九日上海遭狂风暴雨侵袭,低洼地区都积水;南京路的明华百货凉棚被吹走,交通中断二十四小时;吴淞口外的渔船,也被吹翻了一百多只,上海损失惨重。
    如果张爱玲那封诀别信是在六月九日狂风暴雨中写的,那心情该有多凄惨?
    接着龚之方说,张爱玲那时除了写电影剧本,也又开始发表小说,就是登在《大家》月刊的《华丽缘》和《多少恨》。
    《大家》月刊是他和唐大郎(唐云旌)创设的山河图书公司出版,由唐大郎任主编。办公室就在帕克路(今黄河路)上后来张爱玲所住的卡尔登公寓(今长江公寓)后面。一九四七年四月创刊号,登了张爱玲的《华丽缘》;五、六月号登的《多少恨》,就是她根据电影《不了情》剧本改写的中篇小说。
    因为先后有这些合作,龚之方那时和桑弧、唐太郎常去张爱玲家找她聊天谈事情。在他的印象里,也许因为张爱玲那时已诀别了胡兰成,心情较为开朗,对朋友的态度还算是热情的。她喜欢与人聊天,如果人多,她也特别爱听人家高谈阔论,听到好听的故事,她也会哈哈大笑。唐大郎当时人称"江南第一枝笔",说话常口没遮拦,戏谑起人来不留余地,张爱玲倒不以为意,似乎蛮欣赏他的机智。
到太湖吃船菜,"印象深刻,别致得很。"
    文华的老板吴性栽以代理德国颜料和百货业起家,为人豪爽好客,与他接近的人常有一些宴叙。不过他听说张爱玲不爱交际应酬,很少邀宴她。有一次为了庆祝《不了情》和《太太万岁》拍片成功,吴性栽邀了桑弧、龚之方、唐大郎等人到无锡去,在太湖乘船游湖,吃"船菜"(鱼虾在太湖捞起当场烹煮)。张爱玲是这两部影片的编剧,理所当然邀她参加。难得她也参加了,和大家一起聊天吃菜,兴致不错。后来她提起那次游湖,直说"印象深刻,别致得很"。
    那天游湖还有一段巧遇。他们坐的船驶到湖心时,迎面也驶来一条船,船中传出众语喧哗。吴性栽耳朵很尖,立即听出其中一位是戏剧大家洪深(一八九四-一九五五)的声音。等两船靠近,吴性栽就请船老大帮忙,让洪深跳到他们坐的这只船上来,大家一起吃船菜。
    吴性栽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洪深几天前写了一篇批评张爱玲的文章,有些话写得不太受听。
    洪深跳过来后,吴性栽介绍张爱玲与他认识,两人就谈了一些文学艺术的问题,观念越谈越接近。吴性栽的当机立断,使这次别致的游湖庆功宴意外化解了张爱玲与洪深的前嫌。
    报上曾报导张爱玲后来还为文华写了第三个剧本《哀乐中年》,龚之方解释说:
    这消息是不正确的。《哀乐中年》是文华中后期的出品,那时张爱玲在为《亦报》写长篇连载《十八春》,没有参与编剧工作。《哀乐中年》由桑弧亲自编剧、导演,演员有石挥、朱家琛、韩非、李沅青等,张爱玲只提出了一些参考意见,算是顾问。
    不过对于吴性栽与文华公司,龚之方相当推崇。吴性栽热爱电影,但不好名,从大众公司到文华公司,他从来不在投资制作的影片上挂名,多由曾与夏衍在日本留学的陆小洛以"陆奇"之名挂名。
    吴性栽不好名,却很爱才。中国戏剧界的显赫人物黄佐临和他的夫人丹尼,解散"苦干剧团"后就受邀加入文华。他在文华导演的第一部影片《假凤虚凰》,放映时还演出一段戏外戏,轰动一时。
    黄佐临出生于一九年,一九九四年病逝上海。他与夫人丹尼二十至三十年代曾两度赴英,研习戏剧,并曾得到戏剧大师萧伯纳的指点。一九三七年抗战爆发,回到重庆任教于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一九三九年到上海,与夫人丹尼创设"苦干剧团"。在"孤岛时期"的上海,张爱玲常看"苦干"演的舞台剧。一九四九年剧团解散后,他应邀加入文华,负责艺术制作,也兼任导演。第一部影片《假凤虚凰》之后,他导演过柯灵根据高尔基小说《底层》改编的影片《夜店》,以及编导了根据鲁迅翻译的俄国作家班台莱耶夫的小说拍的同名影片《丧》。
    他在文华公司还导演过由他夫人丹尼主演的《腐蚀》、《美国之窗》等。石挥、鲁韧、叶明等演员,都是他一手培养成名。一九四九年后他曾任上海人民艺术剧院副院长(时夏衍为院长)、院长及上海市电影局顾问,导演过《为了和平》、《鲁迅生平》(纪录片)、《布谷鸟又叫了》、《三毛学生意》、《黄浦江的故事》、《陈毅市长》等影片。他的女儿黄蜀芹现在也是著名的导演,一九九四年拍过以上海女画家潘玉良生平为骨干的电影《画魂》,也曾轰动一时。
    龚之方说,黄佐临的《假凤虚凰》,是文华的第三部影片,紧接在张爱玲编剧的《太太万岁》之后拍完,由石挥、李丽华分任男女主角。这部影片描写一位漂亮的寡妇冒充有钱华侨的女儿征婚,一位理发师则冒充有钱的经理前往应征。两人相互欺骗交往,后来发生真感情,才有所觉悟,说出真相。为了增加喜剧效果,片中有些描写理发师的行为稍嫌浮躁,引起当时上海理发业的反弹。一九四七年七月十日,这部影片在大光明戏院(张爱玲的姑姑张茂渊在这个戏院任口译工作)试映,但戏院被前来抗议的上海市"理发业职工工会及同业公会会员八百余人团团包围,所有入口均被封锁"。他们要求禁演或至少修改部分影片内容。大光明戏院最后只得挂出"谈判未妥,暂停试映"的免战牌。次日上海各报都以显著的篇幅,报道了《假凤虚凰》的试映风波。
    当时负责文华宣传工作的龚之方,回忆起这段往事还免不了兴奋之情,"这等于为黄佐临的第一部影片做了最佳的免费宣传!"
    经过龚之方的从中奔走,居间协调,这部影片十余天后还是在大光明上演了。
    大约有二十多天的时间,连演连满,欲罢不能,把大光明原来排定上演的影片都给挤掉了。张爱玲的姑姑当时对张爱玲说,那一阵她去上班闲得很,不用翻译嘛。
    《大家》月刊之后,龚之方与张爱玲的再次合作是出版《传奇》增订本。
    "这次可不是我去求张爱玲,是她来求我了。"龚之方说,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她来命令我"。有一天他在山河图书公司的办公室里,张爱玲突然来了,抱着一袋东西。她说:"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这件事就是出版《传奇》增订本。
    一九四四年九月出版的《传奇》,收了七篇小说,大约二十多万字,当时订价伪币三百元。一九四七年十一月的增订本,收了十六篇小说,约五十万字,定价法币三千元。
    她自己编排,请炎樱设计封面,每一页校样都仔细校订,甚至大加修改,态度非常认真。版权页印有"版权所有,翻印必究"八字,书印好之后,张爱玲带了图章来,每一本版权页都盖上她的图章。一共印了三千本,盖章要盖很久,可是她一点也不马虎。
    龚之方自谦说,他对张爱玲之命"认真对待",但真正做的只有一件事:和桑弧去拜访当时驰名沪上的金石名家郑翁(散木),请郑为张爱玲的集子书写"张爱玲传奇增订本"八个字。郑写的是楷书,十分厚实夺目,配上炎樱那既古典又现代的封面设计,可说相得益彰。
    《传奇》增订本完全是张爱玲一手策划的,里里外外都是她负责张罗。她在这方面是很能干的,我不敢掠美。
    关于《传奇》增订本的出版,龚之方揣测的原因有三:一、张爱玲寄给胡兰成三十万元后,手头不裕;二、重振她在巅峰时期的文坛盛名;三、对小报的攻讦谩骂还以颜色。"尤其是第三点,我认为是最重要的。"
    龚之方说,张爱玲在《传奇》增订本写了一篇序言,大约只有四百多字,内容从头到尾都在澄清有关文化汉奸的传闻。显见她与胡兰成交往受到的指责,到了那时仍在她心里积累着沉重的压力:
    " 我自己从来没想到需要辩白。但是一年来常常被议论到,似乎被列为文化汉奸之一,自己也弄得莫名其妙。我所写的文章从未涉及政治,也没有拿过任何津贴。想想看我唯一的嫌疑要么就是所谓'大东亚文学者大会'第三届曾经叫我参加,报上登出的名单内有我;虽然我写了辞函去(那封信我还记得,因为很短,仅只是:'承聘第三届大东亚文学者大会代表,谨辞。张爱玲谨上。')报上仍旧没有把名字去掉。
    " 至于还有许多无稽的谩骂,甚而涉及我的私生活,可以辩驳之点本来非常多。而且即使有这种事实,也还牵涉不到我是否有汉奸嫌疑的问题;何况私人的事本来用不着向大众剖白。但一直这样沉默着,始终没有阐明我的地位,给社会上一个错误的印象,我也觉得对不起关心我的前途的人。所以在小说集重印的时候写了这样一段作为序。"   文/张子静 季季  摘自《我的姐姐张爱玲》 吉林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 ,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0922/279

楼被抢了5层了

  1. 以我素來糊塗籠統的論調,
    是「長江後浪接前浪,風起雲行無是非,冷暖榮枯也不過浩野丁零。」
    縱有心學達人清泰,類懶人無語,畢竟天衣無縫。

    這均等之儀亦如胡先生自己的句子,命運衍冉「無保留,而有自然的制約,象一朵花開足了,而不會把花瓣的輪廓來破壞,無保留與制約原來是同一回事。」

    造化成就其人文思如此,八字必有其值得研究之處,
    據朱天文的資料,胡先生生於1906年(光緒32年)正月十三,丙午年,庚寅月,辛巳日,時辰不詳,生肖屬馬,巳支見午,命犯桃花,
    諸位是八字通家,憑著現有資料及其生平想必足以確定時辰了。

    國曆: -5 年 2 月 6 日 ? 時生 性別: 男 性 農曆: -5 年 1 月 13 日 ? 時生 虛歲: 99 歲 八字: 時 日 月 年 大運: 10 ~ 19 辛卯 柱 柱 柱 柱 20 ~ 29 壬辰 : : : : 30 ~ 39 癸巳   劫 正 40 ~ 49 甲午   財 官 50 ~ 59 乙未    辛 庚 丙 60 ~ 69 丙申   巳 寅 午 70 ~ 79 丁酉     庚戊丙 戊丙甲 己丁 80 ~ 89 戊戌     劫正正 正正正 偏七 90 ~ 99 己亥     財印官 印官財 印殺 大運: 90 80 70 60 50 40 30 20 10 偏 正 七 正 偏 正 食 傷 比 印 印 殺 官 財 財 神 官 肩 己 戊 丁 丙 乙 甲 癸 壬 辛 亥 戌 酉 申 未 午 巳 辰 卯 甲壬 丁辛戊 辛 戊壬庚 乙丁己 己丁 庚戊丙 癸乙戊 乙 正傷 七比正 比 正傷劫 偏七偏 偏七 劫正正 食偏正 偏 財官 殺肩印 肩 印官財 財殺印 印殺 財印官 神財印 財

    以下是簡略事記,有緣人何妨參觀:

    1906年2月6日出生於中國浙江嵊縣,兄弟七人(大哥二哥為前娘所生),排行第六。
    1918年,十二歲過房與俞財主做兒子,得以到紹興杭州讀書。
    1921年,十五歲,義父病沒。同年到杭州考進蕙蘭教會中學。在蕙蘭讀到四年級因一樁誤會被開除。
    1924年,十八歲,議親事。
    1926年,二十歲,九月父親去世,享年五十八歲(父十八歲時祖父亡),十月娶第一任妻子玉鳳。婚後在胡村小學校教書。
    1927年,廿一歲,三月在杭州城站郵局上班。九月到北京,進燕大副校長室抄寫文書。同年大兒子出生,三哥病歿。
    1928年,二十二歲,進杭州中山英文專修學校教書。
    1929年,七弟(十八歲)死亡。
    1933年,舊曆五月廿五日辰時,妻子玉鳳病死,享年二十八歲,小女兒(一歲半)于母親死後夭折。
    1934年,二十八歲,南下廣西,後娶第二任妻子全慧文。
    1938年,母親病逝,享年七十一歲。12月29日豔電發表之日,答應參加汪精衛的和平運動。後任汪政權掌控下的《中華日報》總主筆。
    1944年,娶第五任妻子張愛玲。
    1945年,抗戰勝利後逃亡內地,輾轉至溫州,十二月八日和范秀美結為夫婦。
    1946年,六月十日,收到張愛玲信件,提出離婚。
    1950年,受邀北上,後改計畫經香港到日本。
    1974年到臺灣,其文風影響一代臺灣文壇。
    1981年逝于東京。

    資料來源於胡蘭成《今生今世》,查閱草草,或有錯漏。

    後附先生小照一張,供相士参考。


    胡張的命理 Says @ 10-05-8 1:11 上午
  2. 他的紅粉知己們,在〈今生今世〉中有案可察的女子共有八位,上面沒有列出來的還有應娣,是個女明星;小周(未嫁娶),她出現在張愛玲和范秀美之間;
    到日本後又認識一枝(有夫之婦);而最後一任妻子是吳四寶的遺孀佘愛珍。

    「我是陋巷陋室亦可以安住下來,
    常時看見女人,亦不論是怎樣平凡的,我都可以設想她是我的妻。」他的名言:)

    他懂得欣賞所有人的優點又不執不占,並不以共情為異,
    被王孝廉先生形容為「千年的狐狸化作白衣秀士,手持紙傘,衣袂飄飄地走在人群之中,多情的女子所陶醉的是白衣秀士過人的才華和灑然的風度,而白衣秀士眼中所見的女子,則是如何以女子的鮮血供養自己的狐身。」他不知李白那句詩,「永結無情契」。


    論胡之紅粉知己 Says @ 10-05-8 1:16 上午
  3. 我對八字並沒太用心, 是年紀大了. 命理是我的至好, 但是三十年來也沒用心看過很多書, 越看越發現人生變易全在八字之外, 所以我最近幾乎把從前花心血收藏的命書丟給別人了. 加上看多了, 世故一點, 覺得品談別人的命不容易.

    清代的命理學家任鐵樵的名著滴天髓闡微, 算是歷代論人的個性最為入理的, 不過也只能在字面上做做文章. 用來談人性品格, 最多也是皮相而己.
    所以江湖上的人 (包括我自己 )論命鮮少談個性之類的問題. 所謂命, 不再乎性情這些事. 不信, 去菜場問販夫走卒.

    關于胡蘭成先生的八字, 我最基本的只能表示這朱天文所記的生日應當沒錯.我加上生時, 只供參考. 也許登在網上馬上會引起其他意見.如有人想爭辨,請留步.

    關于以小事大一句話, 我本意無關乎供養. 本來夫妻之事就不關供養. 胡先生是否需週濟, 相信不會放在他們二個人的心中. 這也可以看出另一事. 看張愛玲自傳, 總令人覺得她計較錢, 其實她是不得不計較. 可是當年拿錢給胡, 幾乎也沒放在她眼裡. 照命理來看, 胡先生在過了 1955 以後 (大略 )行金運, 不但不缺錢, 如果有心, 他可能是會發財的.

    以八字論,張愛玲命是從革,金旺,較近遊俠的性格.(哈,哈這點沒學八字的人是不會理解的,更不可能同意),胡是柔腸之士,因為金從木令.她一路沒走財運,實在是很悲哀.

    月旦古人原是不易,而談論文人更是困難,因為文人會用文字寫自己的一面,會令後人更無法去捕風捉影.我說吳四寶事因為早年看的書忘了差不多了,所以我不想再多說.我談到捉放曹,也許最多要說的就是胡所活的時代,可以比擬三國.至于他是陳宮或孟德,都有可能.但是胡懂得全身而退,沒有被老毛騙回去殺掉,又可算是有張良之智慧.其他咱就不去多說了.

    你說到胡廣交天下朋友,我想是因為他八字辛命,生在丙午,有官來合.不過我不會把他和史記中的遊俠放在一起.他八字丙午桃花命格中本不多見.又是好的桃花,又是合. 這點要會八字的人才可以理會. 基本上他是和善人. 尚不至于有反叛性,而是生不逢辰而己.他八字是辛生在寅月, 是正財格,不是大手筆的人.但是和是邪, 可以去談, 但仍然是個合乎傳統的人, 而張是和大陸的四五人士走同一路的, 對中國文化全是反過來看, 包括家庭, 藝術, 和過去中共同路人相同. 他對京劇幾乎是卑視的, 其實她的文字和人性的描寫全在雕啄, 而胡的文章思想並非刻意去仰合傳統. 他論中華文化的文字, 至少讀來沒有香港那些新儒家, 比如唐君毅那些哲學家乏味, 因為他較少用哲學去談文化.( 中國文化原來就沒有哲學 ). 我真相信他和張愛玲同時亡命天涯, 張比較是為了生活, 而他多少是不想和新文化的中國人同存. 他的反叛性是多少是自己說出來的. 張對父母的反叛性以後居然也被寫成電影了.

    一個人用錢方法和疾病有關, 二個都死在心病. 接近梗塞. 張的八字近乎慳吝 ,而胡則較不計較. 所以兩個人雖然都是心臟病故, 死時的情形大大不同.

    一個木火相通, 是正常一點, 而且自在, 而張是八字無火調理金木之相抗, 甚至成了病態, 兩個人為人不可同日而言.
    至少胡是通情理的人. 寫到這裡,我再強調,初看他八字,我真是很驚訝,因為兩人八字是少見的合.( 張愛玲八字也是辛金日生的, 是辛卯日乙酉月庚申年戊寅年死在乙亥日乙酉月, 是死在生月, 死時無親故 ). 她八字我對過, 就是這一個日子. 辛日生, 一個在寅月立春後, 一個金生在酉月立秋, 簡直是緣定三生的命. 又和紅樓夢的金玉緣所談的相同. 張會成為紅迷, 寧非是天定也.

    我可以一直談下去, 再談都可以成書. 不過在下說話都是無心之言, 所以也就不
    在乎對錯. 我所說的不是春秋之筆, 至于八字看得好不好, 也請別太挑剔.

    乃公敬筆
    丙戌年新曆4月20日在墨莊琴堂--網址www.bakwa.com


    論胡之紅粉知己 Says @ 10-05-8 1:18 上午
  4. 容乃公談命很有意思,朋友們有空不妨上他的網站看看。


    CHARLIECHAN30 Says @ 10-05-11 11:04 下午
  5. 呵呵,好,一定去看。

    薛易 Says @ 10-05-12 12:43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