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9月

【本网专稿】大哥陈锡岩

    说水彩画,无人不知青岛水平高;说青岛水彩画,无人不知陈锡岩。
    每五年一届的全国美展,他的作品连续五次参展,每一次风格题材皆不相同,人称“常胜将军”;他画画50年,从插画到水粉、油画到水彩画,再到国画,全都拿得出手;他乐于助人,送出去的画帮人解决了无数难题;他提携后辈,说起别人的画,总说“好”,在一次研讨会上,我曾亲耳听他说:“青岛无论谁的水彩画入选全国美展,我出钱给他摆酒庆功。”
    陈锡岩是一个很混得开的人:有讲究,但是没架子;饱经风霜,阅历丰富,但不讨人厌;他以大哥自居,但绝不倚老卖老。他的人缘极好,可谓夜夜流水席,一年三百多天在外面有酒场,难得在家吃顿晚饭。

1

威尼斯水城  水彩   

为买铅笔,他去帮人拉大车

        陈锡岩今年62岁,1948年出生,为了画画,可谓什么苦都吃过。
    他父亲早逝,母亲生了九个孩子,但最后只养活了3个,姐姐大他12岁,哥哥大他10岁。在陈锡岩年龄还不大的时候,哥哥去了西北工作,姐姐则去了东北葫芦岛。他和母亲相依为命长大。
    为什么会喜欢画画?答案他也不知道。家里长辈没人画画,母亲绣花供他读书。他从小就知道有零花钱不买吃的,而是买粉笔,满院子画。那时他家住松江路,是一处半地下室的房子,小学在河阳路,中学在39中,当时还叫海大附中。
    母亲绣花每月只能赚十来块钱,供不起他。一根中华铅笔一毛钱,画素描需要一套,好几根,一张梨花庄纸两毛五。买不起,陈锡岩就自己想办法,那时候吴家村附近有造纸厂,常有人拉车往厂里送稻草。在华阳路附近有大上坡,一个人拉不上去,陈锡岩就拿根绳子,帮人家拉上去,每次5分钱,能买一个杠子头火烧。
    在39中,他是美术组组长,唐国强也是他们组里的。他常常带着组员去写生,舍不得花5分钱坐公交车,就步行到中山公园,带着火烧和咸菜,渴了给老乡要点水喝。1966年,中央美院在山东招生,几百个孩子最终挑出三个来,陈锡岩是其中之一。面试后等来的消息却是考试取消——文化大革命来了。
    陈锡岩大哭一场,完了,前途没了。多少年后,他回想起来说,当时只想往前奔,没想母亲一个人在青岛,他去外地上学了,母亲一个人怎么办?

   
常胜将军,靠聪明更靠实力
  

    接下来得工作了。陈锡岩什么临时工都干过,包括泥瓦匠小工。
    因为哥哥去西北,姐姐去东北,街道上照顾他,1967年就没让他上山下乡。而是找了份工作,华阳路的青岛铸造机械厂,顶的是铆工,每月工资三十五块六毛九,吃四十六斤定粮。可他哪会铆工啊?还好当时画画已经有点名气了。1966年,他就在大学路的“造反有理展览会”画画,是年龄最小的美工。厂里让他去做宣传,有事儿就让他画画。
    一晃十多年,后来他被调到了青岛市文化馆,也就是现在的群众艺术馆。那时候就开始
创作了,给《小葵花》等杂志画插画,给《山东画报》画封面,甚至给省里的运动会画宣传画。有一幅关于游泳的宣传画,他把人家的小拇指画成了大拇指,就这样登出来。别人看了就说,看,陈锡岩这次犯晕了。出差到外地,能看到大街上挂着他画的宣传画。
    1986年参加第一次全国美展,他画的是宣传画。入选全国第七届美展的《拜潮》(1989年)轻快随意,近乎速写;在全国第三届水彩、水粉画展获银奖的《国王谷》(1996年)却是沉稳厚重,大有照相写实的风范;获全国首届水彩画艺术展银奖的《海歌》(1996年)呈现抒情风格,飘逸宁静;获全国第九届美展铜奖的《啊!黄河》(1999年)犹如一阕史诗,壮阔超凡。全国第十届美展,他画起了奥运五环,细节处理让符号化的题材变得生动感人……
    他说全国高人太多了,不用心你画不过人家啊。全国近万人参评,每次入选获奖的却只有几百件,谁能保证不落空?能做“常胜将军”,陈锡岩靠的还是实力。水彩画的技法很多,光他常用的就有三十多种。

 

帮就帮,至少让人有碗饭吃

 

    陈锡岩声明远播,他的水彩作品价格从几年前开始,几乎就没下来过一万元。
    而他偏偏又是个热心人,周围的朋友有困难,只要开口,他都会尽量帮。比如有的孩子找工作难,他就帮人去跑,那些能管事的人往往都事先说好,事成之后让陈锡岩送一幅画给他。他从不吝惜。
    但他有时难免也伤心,比如好朋友要了画,回头却悄悄卖掉。他忍不住发火,但当那人的孩子成功从北京回青岛找到工作时,陈锡岩又送给孩子画,让她去送给帮过忙的人做人情。
    也许早年吃了很多苦,他做事从不赶尽杀绝,给人“留一碗饭吃”。他在济南发现署着他名字的赝品,就没有当众揭穿,更没去找那个造假的人。他想,或许人家无奈吧,生活压力太大或是上学缺钱呢。
    在目前青岛的水彩画圈里,他的年龄已经算大的了,又是承上启下的人物。很多人愿跟他学画,他并不吝惜指点。但不轻易收徒弟,想靠老师名声给自己“贴金”的人往往被拒之门外。他的说法是,既然收学生,就要好好教人家,否则收这种挂名弟子没意思。
    他是个爱面子的人,但也绝不充冤大头,也不委屈朋友。每年夏天,陈锡岩都要接待十来拨外地来的朋友,光招待的费用,就要花掉几万元。他请客讲究:饭店的档次要高,但价格要便宜,而且允许带菜进去。为啥?人家从外地来,怎么也要让人吃螃蟹和大虾吧?每次光去市场买螃蟹就要花上千元,这样算来每桌也要近两千元。如果在饭店点菜,得多少钱啊?

 

知进知退,他会赚钱但不贪财

 

    陈锡岩开过一家饭馆,很快就关门大吉。为什么?因为熟人们常来捧场,饭后他不想收钱。而人家往往都执意结账,他过意不去,就准备好成箱的白箭香烟,谁埋单就让带两条回去。就这样饭馆根本赚不了钱,只好关门了。
    陈锡岩向高人请教,人家告诉他“开画廊”吧。那时正好栈桥的回澜阁归青岛文化馆管,正要对外承包,合同期三年,价格预定的是第一年6万元,第二年7万元,第三年8万元。陈锡岩开口就是第一年15万元,后面两年分别是17万元和19万元。一下子震住所有的竞争者,如愿拿下了经营权。后面的三年,他果然赚了钱,逢着五一旺季,有时一天的门票就能收1万元。经营权到期后,所有人都认为陈锡岩会续约,也都虎视眈眈那块“肥肉”。没想到,他根本没提续约的事儿。他的说法是,那么多人眼珠都红了,和他们争没意思。
    陈锡岩就是这样一个知进知退的人。他在青岛市美术家协会做了十五年的副主席,却从来没打过当主席的谱。有人觉得奇怪,他自己明白,那是本分。
    他阅历丰富,过去吃的苦让他多了些谨慎,多了点狡黠,但最根本原因,还是他骨子里本色。他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画家。熟悉的人也又知道,陈锡岩不是一个善茬,比如在酒桌上,即便是某些领导失礼,他毫不留情,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第二天,人家还得打电话给他道歉。他说,没有谁当官能当一辈子,他交的是朋友,不好伺候的人就不伺候。
    陈锡岩在酒桌上的规矩多,比如先离开不能说“先走一步”,而要说“先撤”;不能说“要什么主食”(谐音“猪食”),而要说“要什么面食”。这些让陌生人觉得拘束,但他是老大哥,你得听他的。当然,他最大的规矩是,喝第一杯酒前,一定要祝福在座所有人的长辈福寿安康,他说年龄越大,越明白当初母亲把他培养成人的艰辛。

人物简介

    陈锡岩,山东威海人,擅长油画、水彩、中国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水彩画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山东水彩画协会副会长、青岛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青岛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终生享受国家特殊津贴专家。

,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0920/273

楼被抢了3层了

  1. 陈主席---我喜欢这样称呼锡岩大哥,可以用一个对联评价:大胆文章拼命酒、坎坷生涯断肠诗。豪爽坦荡的一个老哥,一个可以交往的朋友,相识多年,我没有求过他的半寸墨宝,因为还有人更需要。但是,还真的想收藏他一点墨宝,也许可以从他的色彩中体味一下他那多彩的人生吧。


    孤独侠 Says @ 09-11-20 9:02 下午
  2. 我是他的朋友啊~~~~~~13376428111


    孤独侠 Says @ 09-11-20 9:03 下午
  3. 很带劲


    修一 Says @ 11-03-17 2:45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