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9月

民国女子,那时风华万千

res01_attpic_brief

    民国女子的才情与美貌,让她们成为佳话。
  “民国女子”一词出胡兰成之笔,在其《今生今世》书里有专章用这话写张爱玲,另还有“临水照花”一句,颇显名士之质,后人皆叹为惊世之语。不过今天看来,能担当此语的似乎也只有张爱玲,倘若不以文学才华而论,换个角度来谈,界限姑且还可宽限一些,以那些民国时期多有影响的女子为界定,譬如宋美龄这样对国家民族有贡献者,都可称作“民国女子”。然民国虽断清代而开新朝,却依旧延续清时的习俗与传统,民间栖息耕作并未背离,又因西俗东渐,新风尚与旧道德汇集,很有些昌明兴盛气象,兼及思想学术亦趋开明,后人观其历史,虽军阀混战政局飘摇,也觉风华万千,氤氲多彩。
  早先曾见过一本书,名为《民国女子》,收有陆小曼、林徽因等人故事,大抵还是围绕情感花边叙述,若以此而称其为民国女子,未免低俗。原本陆、林都以私情出名,而今人有誉林徽因为诗人者,实近牵强。然而回到张爱玲的话题上来,其七十年代所作《小团圆》年初在台湾香港同时出版,大陆随即亦有精装本面世,此“民国女子”又引出新谈资。胡、张二人所写人间事皆出之以情,所谓旧情人各怀心事以情说情,应了情何以堪是也。胡兰成以“民国女子”作情感主线展开旧名士游狎作风,张爱玲则报以“不能与半个人类为敌”诉出隐忍与无奈,旁观的读者眼里正是民国才子佳人幽怨景象。毕竟胡兰成《今生今世》才气逼人,张爱玲补以《小团圆》不输其后,尽管二人都说已不再喜欢对方,却大有人依旧情未了之况味。
  胡兰成五十而作《今生今世》写情爱,尚在风华壮年,张爱玲五十而作《小团圆》补之以性爱,则已是明日黄花。胡兰成笔下“爱玲是美貌佳人红灯坐”尽展妖娆,张爱玲回报以“你像是六朝的佛像”倾尽心意,令读者看到彼此都在相互欣赏。但这些赞美又让人想到林徽因那句“你是人间四月天”,那种情愿仰慕心中男人的妩媚,与张爱玲“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颇多相似之处,见出民国女子恋爱的笨拙。
  若以作品论,则《今生今世》天马行空,气势高藐,胡兰成才识不凡;而《小团圆》曲尽心意,彩云细织,张爱玲才情横空。以此可想,胡、张二人虽貌离却神合,都是将对方看作斗法的太极拳路,各安心思,推挡合度,换言之,胡兰成《今生今世》是写给张爱玲看的,因此着笔肆意辞章华丽,旧事不忘抒情寄意。而张爱玲《小团圆》也是为回应胡兰成而作,以小说之法铺陈细节,极尽冷峻心理。二人合唱一台“民国女子”之戏,正合“今生今世小团圆”之妙,可怜旁观的读者皆雾里看花,被胡、张生花妙笔牵着,生出许多无端哀怨的愁绪来。
  2009年9月10日,写于张爱玲逝世十四年之日,在北京。  文/杨小洲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0913/254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