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8月

李恺心:长者乐天真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 倚仗柴门外, 临风听暮蝉。”这是王维在辋川闲居时写下的诗,颇为怡然自得。试想,倘若王大诗人来过李恺心先生在崂山的楸鹊山居,恐怕也会生出几分艳羡了。
   一个独具匠心的小木屋依山而作,四面开窗,处处皆景。初春,东面可看杏花,熟时可采红杏;暮春,西面可采樱桃;盛夏,南面可采竹笋;金秋,北面可食红枣。郁郁松竹环绕,鲜果触手可得,若有雨时,三面皆流山泉水。平时屋内亦有山泉水,可濯缨煮茗,修行或待客无有不可。正是: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是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
   墙上有几幅小品,画家三羊所作,其中一幅为某人推枰罢棋,曰:“今日且不与君论短长。”让人看后心中一阔——主人能有这种放下的心境,何愁人生不乐?

e5a48de4bbb6-e6a5b8e9b98ae5b1b1e5b185


   主人便是李恺心,此地名为我乐村。若有人来,村民便遥指着院内带有七个喜鹊窝的大楸树,那便是李恺心的山居了。主人龙行虎步,又谦和殷勤,隐隐有长者之风,又略带天真之趣,让人既敬且亲,心为叹服。

  
有所思   

   
   很多人都知道,李恺心是一位官员,他也的确有过很多头衔:崂山区委副书记、李沧区委副书记、青岛市文联党组书记兼主席等。又有很多人知道李恺心是一个文化领袖,他曾是:山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青岛市收藏家协会会长、青岛散文学会会长等。他在书画、奇石和根雕方面卓有成就,自号“百梅斋主”声名远播,收藏创意的“唐诗一百首诗意画石”被确认为上海大世界基尼斯之最。
   这是李恺心的成绩,已足够显赫。当他显然不是仅靠这些头衔和证书所能压得住的,即便是退休之后,他也不是一尊仅供祭拜的金甲神像,他是一个文人,一个有赤子之心的人,他依旧生动,甚至更为生动。
   江西路的青岛书画名家美术创作院,李恺心任院长。他常常觉得,退休之后一些事业才刚刚开始。他喜欢画梅花,宗吴昌硕,笔力雄劲,虬枝如铁,随心写来,便有墨香沁骨。他喜欢画画时的感觉,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停滞了。他正独自纵马草原;擎着伞走在万千飞雨中;在漫天大雪里静立;听檐角的雨水滴在桶里,声声清泠;空对茫茫芦花,萧萧故垒……
   李恺心是一个念旧的人,他常常说起最初的日子。1942年,他生在农村,家境贫苦,他和大哥自幼聪明,后来双双考入同一学校的同一班级。大哥为供他读书,主动退学,让他至今仍然感恩。平生第一件制服是用花包布所作,大学宿舍八人,只有他没有蚊帐,没有褥子,光板床上仅铺一块花包布,最后竟至粉碎,迎风一抖即为片片飞舞。
   这些经历,让他对人对物均有朴素平等之心。去年,他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多年不见的老师感慨说,想不到恺心为官多年,竟然如此本色,实在难得。对此,我也深有体会,即便对我这样一个晚辈,他举手投足也极为关照,让人如沐春风。

 有所为                                 

 

    李恺心一向本色,但他和那些闲云野鹤的文人有着本质的区别。他坦言自己“不甘久居人下”,年轻时候更是善于内省,勇猛精进。
    大学毕业后他到崂山一中做教师,后为教导处副主任;1982年调至崂山区委办公室做秘书,1985年办公室副主任;1987年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1993年区委副书记;1994年李沧区委副书记。对于一个出身农村、并无背景的公务员来说,能走出这样一条升迁K线,不能不让人惊讶。李恺心的转型发生在1995年,青岛市举行反法西斯胜利50周年歌唱比赛,自己担任领唱的李沧代表队或最佳演出奖。同年他调任市文联党组书记。1998年,市文联选举主席,李恺心全票当选,这种书记兼任主席的情况极少出现。很多人觉得奇怪,这些向来不服官员的作家居然肯选李恺心,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李恺心在岛城文化圈的影响一向不小,且不说他在书画方面的造诣,即便是他的散文,也有过人之处。我认真看了他的散文,干净,清新,感情浓郁,一唱三叹,有音乐美。一个为人为文有口皆碑的人,不选他选谁?
    1996年,李恺心任市收藏家协会会长,同期任散文学会会长。他是一个真正懂得收藏的人。他的藏室内,奇石,古画、古陶器等一一陈列。巨大的猛犸头骨和刻有甲骨文的象牙,直径近一米的龟甲随处放置。一条四米长的柿子木根雕“巨龙”浑然天成,惟妙惟肖。
    他明白万物通达之理:“根雕最重要的是因物赋形,尽量多地保留自然的形貌,如此才是上品。根雕如此,为政用人也是这样。”

 

有所乐
       

 李恺心以收藏为学问,也以收藏为乐趣。他在珠海一路的家住13层,这是西方人看来不好的数字。但他偏偏又收藏到一幅清代书法家潘龄皋的书法作品:“仙居十二楼之上,大寿八十岁为春”,楼居化为“仙居”,可见机缘之巧。
    对于城市,他有心远离。在崂山北九水附近的我乐村依山建造一所山居,自己当设计师,也当建筑师,那些鹅卵石砌成的小道,均出自他之手。养宠物也是大手笔,院里养猫30只。他是爱花的人。在李村居住时,小院内种了榆叶梅、桃梅、绿萼梅,珍珠梅、腊梅等百株梅树,号为“百梅斋”,后来全部捐赠给十梅庵。搬到山居后,他改为种树,在院内植耐冬、腊梅、樱桃、柿子、冬枣等,可谓满庭芳。
 对农作物,他恋恋情深。院外开辟三分地,自己动手种芋头、茄子、西葫芦、丝瓜、扁豆等,即便是墙边窄窄的一块,他也种上了苦瓜,足够一家人吃,还能享受田园之乐。稼轩有句云:“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做西山种树书。”那是激愤,李恺心却只有幽幽南山之乐了。  
 恺心之“恺”,即为快乐之意。他的座右铭也是:追求永恒,快乐永恒。他能弹小提琴,会吹长号等乐器,性格也和年龄极不相称,交游的也多为年轻人。正因如此,岛城各界名流都喜欢和他打交道。某年书界前来楸鹊山庄,山光鸟声悦人,小饮辄醉。恺心自出一联曰:楸声出涧水我乐风风雨雨,鹊影入山居恺心岁岁天天。书法家张伟漫笔记之,遂成佳话。
    人到退时是进时。他自谓是:60岁的年龄50岁的身,30岁的事业20岁的心。此心常健,岁月方可如浮云。
    他极爱四季变化,清晨只开柴门一望,万物生长,草木情嘉,精神便为之丰沛。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0824/198

楼被抢了5层了

  1. 还有个市散文学会……


    安东 Says @ 09-08-24 3:52 下午
  2. 是啊,这位领导人很不错,呵呵。

    薛易 Says @ 09-08-25 9:07 上午
  3. 一位非常本色的领导。
    楸声出涧水我乐风风雨雨,鹊影入山居恺心岁岁天天。


    见过三次面 Says @ 10-03-11 9:56 上午
  4. 我是李老师的学生,失去联系多年,请问谁能告诉我李老师的联系方式?

    薛易 回复:

    请加我的QQ,我告诉您。


    若水 Says @ 12-07-25 5:56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