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8月

病中飞扬

    飞扬前些日子又来青岛,所幸四十天后就又离开了。并没有不想让他久留的意思,只因为他是来看病的。
    第一次见他是2005年,杀猪网CEO安东招我前去,当晚跟我回家,睡在我的木板床上。当时他还大约还是个胖子,因为一大群人在,聊的话题也多是刚死掉的《Big Star》。因为对娱乐和电影实在所知无几,也插不上什么话去。

    第二次似乎是2007年,飞扬来青岛看《长江七号》,以便给新郎写影评。那时他已是圈里比较知名的影评人,见时瘦了很多。晚上在小羔羊吃火锅,于小村一起喝即墨老酒。晚上回家,聊《史记》到深夜,那时我才知道他对于历史颇有涉猎。又说起最初辞去中学教师职位,专门写作的事情来,感慨良多。我二人都是从农村出来,且都是独子,心境多有相似。当时我还在考虑,是否应该辞职赴京,那次长谈之后,我就放弃了再去北京的想法。
    这是我第三次见飞扬,居然形销骨立,减肥效果之惊人,让我着实吓了一跳。他把病症告诉我,让我心头一紧。又见叔叔(飞扬之父)面上的担忧神色,恍若见了我的老父。独子生病,可知其心忧程度。所幸,当天终于在医院住下,开始治疗。
    后来陆续收到飞扬短信,主要讲述病中疼痛之苦,我心下难受,却也不知如何安慰,极少回复。接着飞扬转到了疼痛科。
    我和安东同去探望,飞扬卧床,比前些天更瘦,小腿大约有我的胳膊粗。他只说依旧疼,刀砍、火烧、针刺等,万般痛楚无过于此,看书也看不下去。窗台上放着一本《王蒙谈老子》。我不知该聊什么应景,就只说这事读老子应该不错,又开玩笑说,经过这场劫难,飞扬定然写作功夫大涨,写起疼痛来定然不同凡响,对于医院的感受也可以和毕淑敏相抗衡了。他笑不出,说这时考虑什么写作啊,只要不疼就好了。安东靠在窗前,一句话也说不出。出门时,他告诉我心中很难受,真想不到以前微胖的朋友,居然瘦弱成这样。
    期间,我又接飞扬电话,说已濒临崩溃状态。我听后无语,如此境遇,安慰之辞何其苍白。人生如此,只有无奈。


    十数天后,又接电话,居然有所好转;又几天之后第一疗程结束,可以暂时出院了。
    我来和他一起办出院手续,前后跑了几趟,途中他已有兴致,可以和我谈五胡十六国时期的历史,以及杜甫和李白的交情。我心里真是高兴,终于看到希望了。飞扬说,在床上躺了那么多天后,这时才明白,原来可以走路是那么幸福。

,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0810/163

抢楼还有机会

  1. 5555


    马小琼 Says @ 09-08-12 11:51 上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