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6月

胡村·印象——胡兰成老宅照片

早就想到胡村看看了,喜欢“胡村月令”那些篇幅。可惜最近不会有时间了,也不会有人跟我去这样的村子的。
转帖一篇博客吧,大家也看看胡村的庐山真面,那是胡兰成生长的地方。

 

31

胡兰成老宅外景

9

胡兰成第二任夫人全慧文之墓

    想看胡村的冲动是看胡兰成的《今生今世》。
    知道胡兰成,当然与前些年流行张爱玲热有关,但我不喜欢张爱玲,对她从来没有感觉,个中的原因可能是认为她是鲁迅的对立面。
对张爱玲有好感的人,一般认为胡兰成“下作”,而我是偶然的机会看到胡兰成的《今生今世》,没想到随便翻翻,发觉除了胡兰成确实有点下作之外,里面的文字却让我感觉太亲切了,以至于对“今生今世”这四个字,一定要读作“葛(夹压切)生葛世”。

1

胡村已经不叫胡村了,胡兰成老宅的门牌号码,属于嵊州三界镇

    确实,在《今生今世》中,胡兰成用了许多方言,让我惊讶的是他的这些方言正是我小时熟知的语言。胡兰成是三界人,所谓三界就是上虞、嵊州、绍兴的三方交界。对于三界这一地名,小时是听到过的,应该说离我老家有很远的距离,但是为什么方言会有这么像呢?所以一边看书,一边就狠狠地想要去胡兰成的老家——三界之胡村探访。
    看《今生今世》是两年前的事,探访胡村没想到拖到今年的初春。这其中的原因不能怪我,而是当我广泛收集信息时,总是让我怀疑这胡村的真实性。不过,这已经过去了。现在我终于驱车到了胡村,一个并不难找的地方。
    胡村具体的位置在上虞樟镇和嵊州三界的等边三角形的另一点,走上三高速从三界下和从樟镇下,都可以,并且只要肯问路,是非常好认的方向,也是非常好开的路。事实上,我因为一直存着最糟糕的准备,所以,等到真的站在胡村的村子中间时,我有点不敢相信会如此容易。
    胡兰成对他的老家描写得非常详细,他讲的桥墩村,他讲的石弹大路我都找到了。而当我走进一家农户,向三四位坐着聊家常的妇女打听胡兰成的故居时,没想到那回答声就是胡兰成在书中讲的方言,也就是我听来特别感到亲切的语言。一位热心的大嫂,她二话没说就带我去胡兰成的老屋,并且左一声“六公公”、右一声“六公公”,让我觉得胡兰成在他老家的地位非常高。
    胡兰成在兄弟中排行老六,叫“六公公”,说明现在村里的人都是他的孙辈。到了胡兰成的老屋前,发觉门关着。原来胡兰成的老屋,现在是他的侄孙住着,而他侄孙现在已经在村口造起了新房,所以这老屋从今年开始被搬空了,没人住了。在热心大嫂的帮助下,屋主人来了,也是位大嫂,应该是胡兰成的侄孙媳。开了门后,我就开始贪婪地参观起胡兰成的老屋来。
    这是一幢传统的两层结构民居,共三个开间,中间是堂檐,两侧两户人家,胡兰成家在右侧,门牌号是桥墩村18号。进门后发觉墙上挂着许多照片,有胡兰成,有胡兰成的嫂子,还有胡兰成的大儿子,据说这几年,他的大儿子经常来,说是给他母亲上坟什么的。解放后胡兰成没有回到老家过,他的照片大概是上世纪70年代后从日本寄回来的。
    到二楼,看到的是一些旧家具。据说上海为了拍胡兰成的电视或电影,曾借过两张茶几,估计是不会归还了。胡兰成的老屋,从外表上看,已经没有老屋的传统相,可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翻修过,但楼上的家具及屋顶,则明显是老屋的味道,另外,那楼梯更有老味,我一走就联想到我自己家的老屋。
    看完了胡兰成的老屋,我还有点不过瘾,于是又央求他侄孙媳带我们去看胡兰成的夫人墓。墓与住的地方当然有一定距离,我一边觉得很过意不去,但一边觉得既来之则全之,所以开车到村口路旁的胡夫人墓。这胡夫人就是全慧文,应该是胡兰成的第二任夫人,好像是贵州人,为胡兰成生下三个儿子(?)解放前就住在胡村,但她的言语不通,一解放,怕受胡兰成的牵连,脑子有问题,自杀了。现在看到的墓,是他大儿子为她重修过的。事实上,这位夫人是胡兰成的真正夫人,但胡兰成的《今生今世》中,对她几乎没有笔墨,可叹。
    胡村看完了,胡兰成的老屋也看完了,此时我突然想到胡村的语言与我老家的语言如此接近,是不是与海拔有关。因为曾到过九寨沟旅游,导游说那里的少数民族就是以等高线划分,多少海拔以上的就是什么民族。也就是越弱的少数民族越被往上赶。胡村与我的老家,估计在同一等高线上,语言一直保留着最早的吴越方言,而平原一带则已杂交化了,反而不一样。不知我的猜想对不对,但语言如此之接近,真的是令人惊讶,这也导致我在胡村时一个劲用自己的土话与他们交流,很有一种回自己老家的感觉。

21

胡村至今还有许多土墙房子。

41

老宅楼上已经不用的家具

5

老宅之楼梯

6

贴在墙上有胡兰成字、像复印件。

7

 

胡兰成寄回老家的照片

8

老宅的椅子

, , ,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0627/103

抢楼还有机会

  1. 这个地方出了胡兰成。现在知道六公公的很少,中国有几个读书人,更有几个读闲书的,说到认识胡兰成就更罕见了。胡热衷的礼乐风景真是江河日下。我倒觉得这样的冷静好,还能保全州,譬如那把老竹椅,质朴坦然饱经沧桑仍然自信,也是另一种胡兰成。


    王岐 Says @ 13-06-22 10:56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