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6月

中国的神话民话/胡兰成

    胡兰成的这封信我很喜欢,觉得中国神话和民话确实要好好看看,包括他列出来的历史人物,我都很欣赏。看完也想看看朱天心的作品,不知和天文小姐的比起来如何。

3

朱先生慕沙夫人文几:

  昨奉一函,计达。所引周作人诗第二句有误,应作「沈园遗址欠分明」,乞校正之。绍兴有禹陵,故周诗第一句及之。沈园相传是陆放翁旧宅也。

  今晨醒来,在枕边又翻读击壤歌几节,实在是好得了不得。说风起时我又会有大志,使我想起汉高祖的大风歌。说愿老是新年,没有收场,像贾宝玉的只愿花长开,人长好,姊妹丫鬟们长不嫁,到他死了化成灰,化为一股气,吹得无影无踪的时候为止。其实天心当时不见得读过史记的高祖本纪,学校的国文教课[科]书里也不见得选有大风歌。天心开头写击壤歌时且亦尚未读过红楼梦。

  住在景美时曾看到天心的会用钱,那是与李白的「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一般的可佩服,我这不是拿今人比古人,而是一派风光没有古今,皆是今天之人。

  我说天心的文章是风,天文的是彫刻。也不是彫刻,天文的文章是唱得好的旦角有水声[音]。慧娥的则像日影;风吹着日影,河水流着的日影。

  三三的青年诸君要做一个文学运动,前信讲到要成立读书研究会,研究的纲领第一部是如何读礼乐之书。因为写成人社会的文学,作者必要有高于今时的社会知识以上的礼乐之世的意境,看现社会的诸相,纔能有新的诗情与智慧,文章可以远大壮濶而切实细致。今时作家写成人社会的小说与散文写得不好,皆是因其只以为粗恶的西洋式社会的体质是一切,见识低之故。所以我拟出研究纲领的第一部是研究世景。而研究纲领的第二部则是研究的人物的人格造型,读书会要提出研究的人物造型是:

    黄帝 尧舜 商汤 周公 孔子 庄子 西施 秦始皇
    项羽 汉高祖 张良 韩信 黄巾张角 曹操 诸葛亮
    周瑜 羊祜 卫瓘 刘渊 石勒 王猛 崔浩 北魏文明皇后
    李世民 黄巢 苏轼 王安石 岳飞 文天祥 耶律楚材
    刘基 曾国藩 国父

  女人是西施、卓文君、王昭君、杨贵妃都要研究。乃至小说中的人物,如朝云、樊梨花、白蛇娘娘、林黛玉,都要当实在的人格造型来研究。贾宝玉的伟大在哪里也要研究。

  五四以来读史不读人物,以致今时一般作家只知有公民的道德与职业人的人格,所以文学作品里人物的造型十分贫薄。人世是一个大的风景,多种的人格的造型也是风景,而今时一般的文学就是缺少这个,只见其是在写事件与闹情绪。

  研究礼乐与人物的造形,不可以弄成考据学,而是要以诗人的感觉与智慧,都把来当牠是今天的事,是眼前的人。研究人物,是为了使自己的人格可以变得更大更丰富。孔子说:「见贤思齐」,天文有一篇小说里写她敬爱一位女同学,见那女同学走到门限边右脚把鞋头踮一记,她走到门限边也右脚把脚头踮一记。读历史上的人物是要像这样子。而或则就像天心文章里写的,她自己是小虾,与历史上的人物,是有如与橘儿、小静一干人。慧娥读书,她与历史上的人物就能像这样。

4

 

  要就眼前的人知道他的好处在哪里,可爱敬的地方在哪里,他的限制又是在哪里。譬如读红楼梦便要真能知道林黛玉的美,真能知道贾宝玉的了不起。这是文学者的基础修行之一。读击壤歌,是要照眼就见是天心的人,她的聪明是怎样的,她的人格的造形是怎样的,而我真是庆幸与她同生在今世上。要这样,纔也能知道中国史上英雄美人的人格的种种造型。

  汤川秀树对谈集里有一本「天才论」,讲牛顿、爱因斯坦、弘法大师、果戈理等。汤川自己是物理学上的大天才,曾与爱因斯坦等在一起,所以他的这本书真是开人眼界,叫人生出志气与智慧。历史是英雄创造的,如二十世纪的局面即是爱因斯坦等开启的,而 国父的伟大,在文明史上的意义,实更在爱因斯坦等更之上。而且中国文明是万民的人格的造型皆成风景,不但是英雄美人。如元曲与明清小说里都有万民的人情与智慧。可是今时的文学者的作品里几于没有人格的造型上的多种多样与其发展,来处理主题的事件,所以只得以心理学来处理主题的事件,这真是文学的贫薄了。

  文章是天启,今之作家不知社会尚可以是升华而有人世,人世纔是可与天道消息相接,纔是可有天启。如明清的小说当中写得好的,都是能写得极平实而随处彷彿是奇迹,奇迹是幸气喜气,生在人事与天道相接处纔能有。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就不能像三国演义的境界开阔。外国的骑士小说、盗贼小说没有一部能比水浒传的有人世的肯定与叛逆。天心的在北一女三年,像贾宝玉在大观园过的日子,并无一桩正经事情,然而着实惊天动地,人世没有比这更正经的了。希腊的荷马史诗、法国俄国的革命文学都不及红楼梦里有人世皆是大自然的风景。

  苏轼的词赤壁,开头的句子:「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即是有着天道的消息。「古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又是中国文学独有的以空与色之理处理时间与空间。更有那「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英雄豪杰」,这江山如画便是中国文明纔有的人世与大自然的风景。

  今时的成人社会的小说与戏剧只觉满目都是事件,情绪过剩,意见过剩,不自然的,窄小的,没有天启,便怎么的亦不能是革命文学。又像学外国的新式戏剧讲究剧情的时间与地点的规则,是全然不知尚可以有个无差别的与无限的时空之理。

  又如西洋画的讲究光影法与远近法与其又把来破弃,凡此皆是因为不懂差别时空与无差别时空之理。所以今时文学作品中人物的,也只是依于社会的集团的组织法而作定的人格造形,(公民型、职业型的人格),而嬉皮则又来破弃像西洋画的又来破弃远近法与光影法一样。今时的诗歌小说与戏剧中的情绪过剩、意见过剩,皆只是为要争取个人的或集团的在这社会里存在的权柄,物质上的、与情绪上的以为存在的权利即是存在的意义,而像美国与有些福祉国家,争存在的权利大体告一段落了,纔感到存在的权利并不就是存在的意义,而想要把现在所有的这些来打破,但又只能是嬉皮,总总与革命无缘。

  所以今天的新文学运动,必是要复兴中国文明的人世风景与人物造型,否则无法开拓作家的胸襟与文章的场面。

  三三文学青年的研究纲领的第三部,是要研究中国岁时季节的风俗与传说。这不是为要研究一种学问叫做民俗学的,而是为了新文学必要吸收中国土壤的滋养。今是曰本的民俗学在世界第一。中国的神话与民间风俗,可惜多被唐宋以来儒教的地方官作为淫祠淫风禁止了。欧洲是被基督教会禁止。惟有曰本的神话与民话保存得最完全,而且与其岁时节气祭祀一同活在今天。而且曰本出了两位伟大的民俗学家,柳田国男与折口信夫,尤其折口先生是大诗人、大文学家,他的着作里指出了曰本文学是怎样的生长在曰本的民风民俗里。曰本之外是印度的印度教的诸神还保存得好。印度教诸神曾被曰本的弘法大师用来结合于密教,开出了曰本美术的新意。再则就是希腊的神话了,但希腊神话里的,多是神的贪欲、强行干涉、嫉妒与暴力的故事,要像中国的牵牛与织女这样优美的故事可是没有一个。所以我说要来再发见中国的。

  中国的神话与祭祀风俗,后世虽很遭了腐儒的破坏,但亦根蒂还在。如楚辞里就保存得很多。若没有司命、东皇、山鬼、湘君等神话,也不能有九歌。若没有烛龙、羿、巫山神女等神话,也不能有天问、离骚与宋玉的高唐赋。古籍留存的尚有山海经,陶渊明即用以作为他的诗的意境。旧小说如封神榜、四游记,留存有许多神话,如太岁神、女魃、华光菩萨、哼哈二将等,只可惜封神榜与四游记的文笔不佳。岁时记的书留存的更多,有荆楚岁时记、京华岁时记、吴门岁时记等,皆极有情意之美,为唐宋以来诗词的根曲。民话如薛仁贵征东、薛丁山与樊梨花之事,及杨家将,皆演为说书与戏。还有如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唐伯虎与秋香,都是演为说书与戏,亦即都是培养中国文学的土壤。今时作家把这些看不在眼里,三三的文学青年却不可也学他们的无知。中国的神话与民话中,如东王公与西王母、瑶池与蓬莱山、扶桑与咸池,都是了不起的诗境,为印度曰本希腊的神话民话所不及,我们怎么可以把来忽视呢?如哼哈二将,即是从大自然息的呼吸悟得的,哈是呼,哼是吸,现在是有素粒子与究极的自然的事情可作见证,而古人却有直觉的悟力。曰本文字的五十音,始于「ア」,终于「ン」,当初创制者弘法大师即是依于这样的发想,「ア」即是哈,「ン」即是哼。

  但是我们不要做考据学。考据学亦是一门学术,但是往往把诗意文心都弄死了。三三的文学青年读中国的岁时记与神话民话等,只要把牠当好玩,读得高高兴兴,就是最好的研究法了。读书切不可为功利主义。如我去春在上野看夜樱,过了花时又看新绿,当时完全无思无想,并不打算把来派用场,及后来回台湾写禅书,自然就有了好情怀,虽然题材全然与之无关系。读岁时记等不是先有目的为要把来派题材的用场,先只是为了培养诗意与文心。

  三三文学青年的研究纲领第四部是要建立中国文明的文学史观。一个大的思想运动必有其新的历史观,所以孔子作春秋,是礼乐史观,卢骚唱民约史观,马克思唱阶级史观,民约史观浅陋,阶级史观错误。史观的浅陋与错误最显着的表现在其文学论上。文学史观若正确,即全部的历史观亦不会差到哪里了。五四以来,中国史观以西洋的为准绳,中国文学史观亦以西洋的为准绳,然而 国父提出了世界文明的历史要以中国的为正统,我们继之提出世界的文学史观是要以中国的文学史为正统。五四以来,惟胡适的白话文学史小有新意,郑振铎的中国文学史大纲搜集得一些材料,及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那原是为讲义之用,所以不嫌抄袭日人盐谷温的。此外有些教授们写的中国文学史除了小有考据,可说一无可取。写文学史必要是最优秀的作家来写,因为写文学史必要先懂得文学,且亦懂得历史。我见过朱先生讲中国小说的稿子,我深期待三三诸青年在朱先生的指导下做起建立中国文学史观的研究工作。因为现在是要有(一)文学作品,(二)文学理论,(三)文学史观。
  人世是文学的场,而西洋文学的场只是社会,所以红楼梦里大观园的世界可以比「战争与和平」里的世界更大。台北市这样窄与杂,而被写在击壤歌里只觉其旷荡轩豁。击壤歌里对时间与空间的处理真是自由无碍,人物在这样无碍的时空里,像鱼儿在海水里都活了。我只当现在这男的糗小子、女的大毛头小毛头,与之没有什么大说头儿,读了击壤歌与蝴蝶记都使我翻然改图,对那些人物着实生出了敬意。原来人物与时空都是要以人世为场,所以西洋文学里描写人物的个性,总不及史记水浒红楼梦里的丰富。个性是要有人格的造型纔发挥得,而今时一般作家以心理描写代替个性,那是更贫。

  请交慧娥誊清拷贝。

                        兰成谨白 丁巳五月四日

,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0623/98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