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5月

胡兰成致邓小平万言书(80年代)

    胡兰成对解放后的中国持何态度?我们的政府似乎对他一直都是不原谅的,政治这一本账,五年以内似乎很难翻过去了。很少人知道,胡兰成曾经上书邓小平,他的文人气和天真让人觉得可爱又无奈。

    不过多品评了。且看正文:

11

 

  在日本电视上得见先生风采,豁达而真实,有阳春喜气,聪明之人也,遂欲与之有言。历史转变期要人物,还要有道,先生今尚如留学巴黎时之青春志气人,对新知识能谦受乎?先生到日本及美国之行,诚乃可以开出新局面。对越南出兵之决断与撤兵之决断,居然行于险地,厉而无咎,难能可庆。但亦事先若无先生访美访日之行,对越南此举将不会这样便宜。惟今后诸事皆尚须深知其故,以新知对应之,而非可以旧辙行也。
  对越南出兵收兵是中国独自的行动,故要做得手脚干净俐落,但今后的谈判,则不妨拖泥带水,做到与日本美国的对越交涉合在一道,日美今为警戒苏俄在从越南政府取得海军基地之故,外交已着实深刻化,不但关系其对越南的经济援助问题,亦且引向日美中缔结西太平洋共同防卫的构想了。日本的财界与政府今有此意欲。若此西太平洋共同防卫条约机构实现,则于日美的对中经济关系将可更有一推进矣。
  至于先生等所云四项现代化中的产业现代化一项,是先要明白事情。先生于访日时曾言,最难的是农业问题。及后又遇到了日美经济协力规模的接受能力的问题,凡此都要先认识第二次大战后现代产业与政治的新的事实,纔能知问题的所以然之故,而以革命来对处的。(革命者先要革掉自己的无知。)
  孙中山先生著建国方略,依于国际经济协力开发中国实业的构想,实比列宁的帝国主义论有先见之明。第二次大战后美国协力西欧诸先进国经济复兴的马歇尔计划即是史无前例的。那是为恢复遭战争破坏的市场,而现在第二阶段更为创设新的市场,以分期偿付输出工厂的方式协力后进国开发其实业。此在美日,是不得不应于世界各地产业走向某种程度的平均化的大势,而在台湾与韩国则其经济即赖以兴起,可不须榨取农业来做建设工业的资本。今先生等若果能得日美协力开发顺利进行,则人民公社可以没有存在的必要,而由国家的金融政策及工业来帮助中小农自由经营,此是先生所提农业的问题最难的第一出口也。
  日本农村已普遍电气化,家家有拖拉机与电视,台湾的农村亦已接近此程度,而苏俄今尚要靠榨取农业来建设工业,不敢放松国家集体农场。苏俄不能顺利取得日美英法等的经济开发协力,一是外交上的敌视使对方疑惧,二更是其共产党的政治经济体制不适宜外来经济协力之故。
  先生访日访美,解消了日美对共产中国的疑惧,日本先积极提供了大规模的协力开发案,而结果中国侧不得不要请缩小规模者,先生亦尝深思其故乎?表面看来,是因新日铁与三菱公司等协力中国新建设的工厂原案的规模太大,怕环境的条件一时凑不上,再则虽是分期偿付亦外汇不足。但环境的条件是可以变更建设的计划来克服的,不必缩小规模,偿付的方式亦是还有得可与日本商量的。因为输出工厂是今时世界经济事情的大势所趋,而且日本财界今正对中国抱有狂热,中国侧不能百分之百利用之,真是可惜的。
  阻碍的主因还是在于中国侧现在的政治与经济的体制的问题。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式经济的扩大生产是基于四点:一、以普遍化股份公司的方式总动员民间的余财使之皆成为生产资本。二、以重税累积成庞大的国家的财政资本,国营企业提携民营企业。三、科学上的发明,生产了大量的新商品,因为景气也要人心一新。四、以分月付款的方式及提高薪给工资增大市场购买力,但是战后的此扩大景气在美国至一九六○年代已停滞,日本至一九七○年代也停滞了。韩国与台湾随后也是要停滞的。西欧的停滞一般与此同性质。那原因是今世纪前半期科学上的新发现今已告一段落,不能又在电子之类的制品之外更开出商品的新领域。二、国内市场饱和了,外销又遭新的限制与排斥。三、薪给工资的提高使利润低落,如日本的企业今有约45%是赤字经营。即是企业越要向银行借款增产。四、累积过大的国家资本破坏了自由经济的机能。
  其中特别是关于国家财政资本的一点,美国式的与共产国的有其相通之处。如日本现在的遗产税要收三分之一,经过三代即国民的总财产都成了是国家的了。本来国家资本与民间资本配搭得好,可以非常有益,但国家资本过大了就生出三种毛病:一、银行因有强大的国家财政为背景,故可以如此长企业的借了债来狂奔于扩大经营,一旦遭遇非常事故就缺少伸缩的弹力,此是把企业的机能来毁了。二、美国与苏俄皆是拥有过大的国家资本,而其民间经济的一般产业不能与之相配了(苏俄是自始即无民间产业),所以只可走向扩军与军事产业体制。便是共产中国利用日本的工厂输出来开发,亦因同样的缘故而将不得不偏向于制造武器。三、福祉设施是为了无人照顾之人,而今日的却是自住宅至养老育幼,国家皆税收民财使之不能自为,而由政府代为了,此是萎缩了国民在生活上的创造力与家庭朋友的情操。
  美国的庞大财政原是学的苏俄的,至第二次大战后遂成为西欧及日本的普遍型。其初用以配合民间的自由经济,于增产收效甚大,但至压倒了自由经济,全体的机能遂停滞了。于此可知苏俄的经济不振之故了,产业亦是要有民间的创造性与情操的,而苏俄自然就没有民间资本与自由经济。苏俄至今已五十年,其生产力尚不及日本。共产中国已三十年,亦产业不及韩国与台湾的进步,能知其原因,即亦知今对日本经济协力的接受能力的问题所在了。苏俄曾逼于事实,不得不稍稍许可自耕地及小买卖,而亦无效。先生等今亦在考虑要若干开放民间自由经济,而深感其难,此是因为民间经济乃是国家资本经营的背境,非只以之为区区之补足而已。
  如此可知共产国经济与美日韩台等经济的荣辱,都是依于同一经济学的规律,共产国并没有发明新的经济学规律。今共产国是不及,但是纵使及上了,亦岂能于现代产业国家体制社会之外另有何理想?
  以上是说产业建设的国家资本与民间资本的问题,再还有是产业建设的士气民气问题。杵米与筑墙有邪许声,劳动是要唱着歌的,美国人日本人工作时的活泼是基于自由利润与自由工资。而如苏俄,则至今一直在烦恼于其农民的怠工。单靠共产政权的强大动员力与统制力是不够的。若真是有革命气概的,那又当别论,而苏俄连文学亦没有。法国革命,明治维新,辛亥革命,皆开出文学的新盛况,而苏俄与中国共产后皆其文学死灭了,如何可有建设产业的士气民气?
  苏俄是自列宁改行新经济政策,即是逼于这现实的问题,及史大林死后,苏俄更不是不在想要若干恢复利润制及若干放宽文艺政策,但皆即刻碰到了限度。今先生等于打倒四人帮后亦岂不是在想要若干恢复私营经济与若干放松言论自由,但亦亦岂不是也在遇到了限度吗?
  今不是说的美国日本好,问题乃是共产国的亦一般不过是产业国家体制的社会,而在效率上反为不如,乃至比韩国台湾的亦不如,即今岂不是到了该把共产主义的真理不是真理来加以再检讨的时候了吗?且不说苏俄的,即如中国现在,民间乃至党政人员在内,大家对共产主义尚有几何信心,先生当知之最切,只是先生以为自昔年留学法国时所知之马克思思想虽至今仍在理论上无可被批驳,加以亲身参加毛泽东革命之成功是一证明,故不动摇怀疑到这根本问题上头罢了。但是先生想要知道连这亦都是错的吗?
  先生是从五四运动的西洋文化转入唯物论思想,以至于今,但是亦知即在此约五十年的期间内,今世纪物理学上与天文学上的新发见,与西南亚细亚考古学上的新发见,已把西洋思想的科学观与哲学的思考方式与历史观皆来颠覆了吗?而且先生亦知毛泽东革命的成功的所以然之故吗?
  今世纪对自然界的新发见,首先是素粒子(核子)否定了唯物论。素粒子自究极的自然飞出,究极的自然无物质,无时间、无空间,素粒子的飞出是自无生有。而素粒子是将成物质,犹未成物质。是到了原子分子以后纔成物质的,但虽成了物质后,其生灭亦还是在于无。西洋不知此,说唯心唯物,而东洋则说无与有,空与色,当然是东洋的对。即此已证明了马克思的根据唯物论先已是粗恶的了。唯物论不能对应大自然的现象。
  再则是马克思的矛盾对立说与诸力关系说不正确。素粒子即是分割已尽,没有对立的。素粒子的现象有不确率而非矛盾,矛盾是二物横的对立。而不确率则是纵的,是一物在生长中的飞跃。矛盾说里没有生命。
  再来说力,最强的是核力,核子以引力结成核,但太接近了则此引力即变成斥力,来保持一定的距离。宇宙银河系群的秩序与此同,是因于大自然的意志,而力则只是其一部份的现象。若只就银河系群的诸力关系用数学来求证,是只有相撞毁或飘失的,也不得这天体的秩序了。人世秩序亦可以如好书好画的秩序是通于大自然的意志与息,原来中国文明的讲王道并非迂腐,倒是马克思的主张力与霸道显然错了。
  西洋的哲学就是粗恶的,其本体论没有一个「无」字,其认识论没有一个「悟」字,其实践论没有「修行」二字。没有「无」字,其极至于今日的但是物量主义的社会。没有「悟」字,其极至于今日的科学亦丧失了牠的预言能力。没有修行,所以五十年来的俄国人与今日年轻一代的美国人皆其道德观念成了空白,连语言的能力都退化了。马克思所用的辩证法,是依于十九世纪的科学的思考方法,此已不足以对应今世纪新发现的素粒子与天体的诸现象,而以之为革命的理论,先就是苏俄与共产中国对应不了文学,亦且经济的事情不如人。历史上真的革命,是有志气与方向,但其出现的事态却不能是依照预定计划的。所以是理论生行动,而理论亦从行动而生。列宁却执死了理论指导行动,共产党说反教条主义亦反不了这个原则,所以把整个俄国都执在手里执死了。
  理论指导行动,惟可用于科学的技术方面,若科学上的原则的发见,则是先有答案,而后以理论方法来证明的。艺术上的创作是先有作品在先,后有说明,历史上的开国打天下,都是天启,事后用理论来说之不完。毛泽东异于列宁,是在他能不拘,每每异变,但因不学无术,也只做了个狐埋狐搰,丢下个烂摊子叫人不好收拾。
  最后是马克思的历史观,以西洋史为世界历史的主流的根据,但是这也已被第二次大战前后西南亚细亚古文明国地下考古学上的新发见所推翻了。如巴比仑以前千年以上已有高度的文明,既不是原始共产社会,而亦非奴隶社会,其政治经济倒是相当于中国史上初期的井田制。他们那边是其后纔发生了奴隶制的,再加以蛮族侵入,自此乃转入阶级斗争的西洋史了。惟在中国是井田制行了三千年以上,至周而完成,又至秦而全废。中国史上奴隶虽有,但是家庭奴隶,与生产无关,因为井田授田有一定,若用奴隶则为劳动过剩,而消费则发生不足,要行也是行不通的。而中国史上因为没有过所谓古代奴隶社会,故亦没有奴隶制的后遗症,中国史上的所谓封建与西洋的封建是完全两回事。井田制是连郭沫若亦后来只得承认其是存在过的,而更大的旁证却是西南亚细亚古文明国的考古学上的新发见。所以中国史是世界文明史的主流,西洋史倒是被无明污染了的旁支。
  我们可以食用西洋的东西,但是不可用输血的方式,因为西洋的血型与我们的不同,我们自有中国文明的染色体,不可以把来变换。
  剩下的只是先生等亲身参加毛泽东革命的胜利,以为这就是事实的证明,来支持自己对马克思主义的信心。但毛泽东革命的胜利,是可有中国自身上的原因,而马克思主义云云则不过是借来做了个因头罢了。这里举出中国自身上的原因如左:
  一、是对几百年来宋儒的反动。抗战期间英人李约瑟收集中国的古书籍资料,运回伦敦,邀中国留学生等译编成「中国文明与科学」八卷,揭出零数、位记数法、代数及比例是中国独得的发明,传入了欧洲,纔引起欧洲十七世纪的发明时代,有了解析几何学等的。中国是自宋儒始鄙弃科学,以致不及西洋了。而至清末民国,受西洋入侵的刺激,遂奋起要求重新看取物,一时青年志士皆倾倒于唯物论了,并不知唯物论与我们所要对于物的新情意是两回事。
  二、是对于西洋权威的反抗。有马克斯竟敢藐视西洋的权威东西与其绅士淑女,连西洋的思想学术艺术也藐视,把白种人黄种人的差别也打破,一概只分为革命与反革命的,这是何等的明快!又听说在延安连秧歌也是革命式的,只觉清末以来西洋入中国风俗文物所受的屈辱一旦都伸了,大家都是中国人,谁不对之拍手点头呢?
  三、是中国人本来有王天下的观念,听说世界革命又怎得不起了大志,中国民族有其传统的国家统一与强大的行动力,与绝对可尊奉的领袖,民国以来也一直如此要求,而毛泽东革命就是有个绝对性,所以被附会上了。
  四、是中国独有其士与民间起兵的传统。说到士,民国的知识分子亦仍是政治的,志在天下,与西洋的及战后日本的文化人一比就知道全然不同,毛泽东革命就是这班秀才带头造反。俄国革命列宁他们也是知识分子,但俄国没有像中国内战时遍地学生的左倾风气,倒是少见有工人罢工。中国的也不是所谓农民暴动。中国的是民间起兵,史上每当要换朝代时都是州郡并动,天下皆反,连同知识分子、地主、农民都一淘,今番的便也是这样没有分出阶级。苏俄的纔真是阶级革命,共产党一得到了政权,不得不禁止阶级斗争得过火以致破坏国家的财产,而中共却是得了政权后,来无理的制造阶级斗争,所以要用到无知的儿童来斗。虽然如此,但当时人民解放军的胜利毕竟是来了中国传统的民间起兵的气运的。
  海涅诗写莱因河畔的妓女是以虚伪的词句郚唱她们的真实的感情。尚有李白的诗说得更好,「美人十四细马驮,道字不正娇唱歌」。如先生这一代五四以来的青年,是以虚伪不正的马克思辞句歌唱中国人的志气。但那是只可以借牠起兴,到了要治国了,那可是当不得真的,连同毛泽东思想也是。
  毛泽东思想又是什么呢?毛泽东豁达而现实,有如曹操,他敢于无视马列主义的教条,而结托于中国传统的民间起兵,但思想仍奉马列,因为他自己别无思想。而文化人亦不能对他提出中国自己的新政治经济思想,因为大家都是除了西洋的之外全然无知。
  但这样的混合民间起兵与马列,毕竟是个不协和音。这不是采取食用西洋文化,而是把来输血,不知是血型不同,侵犯到我们民族的染色体了。马与驴交而生骡,但是骡只得一代,不能传代的。毛泽东思想是杂种,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都是因为注射了不同的血型,犯了汉民族的染色体而起的狂暴痉挛。苏俄虽亦清党,但是没有像这样的。
  毛泽东死后,先生等打倒了四人帮,想要与民自由,而受事势的限制,并不能比史大林死后赫鲁晓夫等做得更多些,而且怕还不能像苏俄的安定,因为马列主义于俄国人没有血型的不同,中共则今后还要有痉挛狂暴。
  先生等今是外交成功,而难在内政。若单为统制秩序,是即使不问思想,单以现代的政治技术与组织力,亦可以维持得不倒的,除非被外来的强力所灭亡,或是内部起了革命,而今日皆无此朕兆。内部是虽然不满,但因大家都不知有何可以代替共产主义来开创新时代的思想,故虽四人帮之乱,亦没有引起内战与革命。今苏俄、北鲜、南韩与台湾的政权,皆维持得现状的秩序,当然这都不算为能,但是中共只与之一样,此岂先生年轻时的革命初志?
  开创新时代的思想是已在起来,即使要革除产业国家体制的社会,而代以新的礼乐的人世。惟此是时代的革命主题,若尚有未了的殖民地独立问题与劳资问题,皆只可归并于此革命主题来求解决。
  产业国家体制社会是历史进化的逆行。野蛮人为了生活,纔不得不人人都从事直接的生产劳动的。及生产力进步,有了余裕了,女人就先从直接生产劳动解放出来,于是有家室。是因于家室,纔有建筑衣裳器皿饮馔的造型的发达,与伦常宾主的礼仪风景的。随后生产力更进步,男子中亦有一部分从直接生产劳动解放出来了,而有神职、政治家、诗人与科学者。而现在产国主义沦国民全体在国家的总雇佣体制下为扩大生产而劳动,破坏了家庭与人世礼仪。这岂是文明之所为?
  文明是在于悟得了无与有,空与色。物之形生象,象生于究极的自然的无。所以一物一物都可以是个意思无限,而人世乃与大自然同在。西洋的却是无明。西洋的物化社会是自其三千年前的奴隶制始,至今日的产国主义而极。以物为一切,是知有而不知无,当然不能对应自然法则。
  大自然有五条基本法则。第一是意志与息法则,自草木水石至全天体皆有意志与息,而今时如美国日本苏俄中共的年轻人皆萎缩了志气,其工业制品则是没有息,没有生命。
  第二是阴阳法则。大自然的意志与息之动而生阴阳,阳始而阴从,此易经之言,而为今世纪素粒子与宇宙线的发见所证明者。阴阳是万物进化变异之始,而变异莫大于男女之别,如今却是男女只知雌雄之形,不知阴阳之象,制品则复杂而单调,线条没有刚柔虚实之德。
  第三是有限时空与无限时空的统一法则。而现在如美国日本,生产力进步,人反为愈忙,扩大生产,至于制物塞满了空间,把人所以生存的时空的场都自己来破坏了。
  第四是确率与不确率的统一法则。确率因为意志,是因果性的,不确率因于息,非因果性。无理数大于有理数,必然性是要通过偶然性,所以有喜庆天幸。应用科学的技术面惟是必然性的,但不能是人生之全,今产业国家体制的社会凡事皆是必然性的,所以如文学就先萎死了。先生从事革命的经验,多有天幸,如解放军的迅速胜利连毛泽东亦说是意料所不及。但现在你们所编制的社会却是扼杀事物的生机,没有天幸的。
  第五是循环法则。大自然自素粒子至天体皆在循环运转,是故人以孝行为报本,物以还元为报本。而现在塑料的废品不会腐烂,工厂的废液破坏了海水的净化能力,公害即是因于不能还元。地球资源今在急激枯竭,亦因只知采取,而不知还元。植物从根干生出枝叶,而叶从事光化合以为营养还流,以培养根干,故叶愈茂而根本亦愈巨。而今时如日本用其民族千年来培养成的忠诚、勤勉、智力与美感,以投于扩大生产,而不知再培养,以致今时的日本人的道德与情操只剩了渣滓,此就是不知报本,把个民族都来毁了。而共产国家岂不亦是如此。因为共产主义的亦不过是产国主义。
  违背大自然的五基本法则,当然不得存在,物量主义的产业国家体制社会取是把空间时间都来塞满了,当然要自爆而为核子兵器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但是历史上每凡到了转变的关头,也自然会孕育出新的思想来,今就是要因于二十世纪物理学与天文学上的发见来结合于中国思想,重新再建文明。以前欧洲中世纪的文艺复兴,是从希腊精神再出发,今却是要从中国的礼乐追溯太古文明始于悟得无与有,来重新出发。
  世界文明之始,是悟得了无,始知物形的背后尚有象与数,于是从象生出抽象的理论,以比于物之形,纔有了物理学与天文学等学问。而数学则是纯抽象的。象是无,数因于象,故有不可再分割的绝对数,与绝对圆、绝对方。但是以学问的方法不能求证学问的由来,故希腊人因发见了无理数,而愕然于数学的有限,至今世纪新发见了素粒子与天体的诸现象在于无生有之际,更茫然于物理学的方法的有限。
  今世纪大自然诸现象的新发见,使世所尊奉的希腊以来西洋的数学与物理学与哲学顿觉不能对应,此一打击,致五十年代后世界人类的智能及道德骤然地普遍趋于萎缩与颓废,人智的萎缩,是此二三十年来只凭大加速器与大望远镜来发见自然的现象,而不知此何以有此现象存在之故,虽有宇宙火箭的热闹,那是应用科学,而原理的发见力可是衰歇了。道德的颓废是男女性混乱,丧尽了人情物意之美,在欧美基督教的教堂多于信徒。而国际是扩大生产停滞,前面点起了核兵器大战的危险信号。这来临的毁灭,是天地不仁,解决人口过剩与物质堆塞,我们不是为防止,且也是来不及防止的了。历史宁是在于如何为势后遗民还可以做人,这回不可以再蹈覆辙,要重新想想过了。而现就要来提出代替产业国家体制的社会的新案。
  我们的新案是:一、复兴祭祀,二、复兴人伦,三、产业要以农业手工业为主体,而机器工业则只以之为辅佐。
  一、国之大事,在祀与政,中国几千年来至清朝为止,天子郊祀天地,燔祭名山大川,民间是节气祭祀,使政治与人事皆生在于大自然里。此是文明的正统。古代西方至巴比仑埃及前王朝止,亦大体如此,故皆能历史久远。中国的是政事不言政权,祭祀不言宗教,合起来是礼乐教化以治世。西方是其后奴隶制与蛮族入侵,物质的权欲背远了大自然,纔堕落而为政权与宗教的。
  孙文先生是近世最大的革命思想家,知于西洋议会制之外自创中国的五院制,以知性的政治教导国民。但因他是基督教徒,打倒清朝,连数千年来的祀亦打倒了。自此言政者不言祀,虽民间仍行节气祭祀,而知识分子皆鄙之为迷信。民国的知识分子所以性情飘泊无依,而去依附于西洋人的情绪,他们崇西洋是从情绪胜于从理知,这就不是可以口舌与之论争的了。今欲救其失,是要于行政院或国务院之右设知祭院,师周礼春官制之意,使天下人又有对于朝廷及民间之意,如此则今日的党员可以不要。
  西洋社会建设的骨子是欧几里德的原论与牛顿的总论,边外再摆个基督教,而中国的人世的建设的骨子则自有易经与礼记,我们为何不研究?
  二、再建伦常。是先要节制产业,使妇人回到家庭,并行轻税,使财在于民间,足以仰事父母,俯畜妻子,中助朋友,旁济邻里。
  三、产业是要于物有节俭的美德。而生产作业是为万民的知的创造与情操,要家家恂有一架手织机,如有产量不足,纔用机器纺织来补助,以农业手工业为主体,而以机器工业为辅佐,大旨是工作用手工,而机器则用于若干部门的动力。也不须像现在这样浪费的动力。
  以上,是我战后来日本研究今世纪科学对大自然的新发见,及西南亚古代文明国史料的新发见,始豁然于易经与周礼之所云,遂为中国与世界提出代替产业国家主义社会的、新的制度文物的造型,以上承二千年前春秋时代及希腊时代的智能与学问,下可以垂之千年为治国平天下之新宪章者。史上凡大转变之际,必有大思想出,盖非个人之智,实乃由天启也。我今天以此教育青年,做革命的思想运动,期于从海外风传于大陆祖国,使个人与军队知有可以代替共产主义者。
  共产政权不是可以改善的,先生知之最切,牠只有被革命革掉,此尤不能望于先生,然使先生知有此历史的消息,是总比不知的好。而我今写此信,是为想到往昔年轻时交游中,多有投身共产党而被逮捕处死者,其纯洁有志气的印象至今不灭。与先生虽不相识,亦都同辈,从五四及北伐以来于今五十余年,先生一贯从事革命行动,固未遑研究学问,惟于马列思想一信定终身,中国可是不能以此定终身的。想先生今已从经验感到了智能比行动更难矣。古来马上得天下,皆只是乘时代之风动兴起,虽不知其所以然亦可以行得,但是下马治天下,则要讲真真的思想与学问,若是不知,就行不得了。而我就是求知这个的,成就各自不同,为是同辈志气人、却思与君较得失重话沧海桑田时
  但亦人可以是更大于政治的,游子悲故乡,我的志业今已付托有人,欲稍自闲放,一涉故国山川,先生倘有雅量视同方外之契耶?今世纪新的思想学问,倘可因此信而初次传入,破大陆的迷惘于一线,则真成历史的消息矣。
  谨白,并敬问
  贵体无恙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0509/78

楼被抢了4层了

  1. 好字!


    悟空 Says @ 09-05-11 9:50 上午
  2. 当代一篇大文章,观天人之际,成一家之言.


    江湖的江湖 Says @ 09-10-12 10:11 下午
  3. 从文章上看,中国目前的政治,是吸收了兰师的建议的。


    靳逊 Says @ 10-03-21 9:48 下午
  4. 既知且行,守无入有,史上第一人也!钦佩之至!


    百灵 Says @ 12-06-26 9:59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