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5月

苏兆洪:赤子山人

    眼前是一派奇绝的山景:夕阳下的山石绛若老人醉脸,丛生的树木似挺立的髭须,满眼苍翠之间,一道茅屋的灰檐遥遥破纸而出,隐者逸趣瞬间点染了整个自然。“时有白云来闭户,更无风月四山流”的澹然之外,更有一种率性而任侠的野趣。
    这是青岛画家苏兆洪近期比较满意的一幅山水,只经过简单的装裱,甚至没有卷轴和画框,平铺在他的办公桌上,手一松就重新卷起来。苏兆洪的脸上是无所谓的表情,他相信自己的画还不错,但绝不会当宝贝藏起来。这间凌乱的办公室地面上,随意铺了十几张山水和花卉图,颇有徐文长“闲抛闲掷野藤中”的架式。
    这个接近50岁的男人满脸笑容,热情中有一丝局促。开口讲话时,竟是满口“地瓜干味儿”的浮山所纯正土话。
   
岁月如鸟翩翩飞
   
    四月的阳光正好,苏兆洪的脸色因兴奋而略微发红。较之在绘画上的功夫,他更愿意谈谈老浮山所。如今车水马龙的青岛“金十字”,当年还只是个偏僻的小村庄。
    10岁的苏兆洪正在民办的浮山所小学读书,教室是原本用来祭祀的镇海马神庙,只是神像早已“破四旧”时被砸烂。因为“家庭成分不好”,苏兆洪没能进入公办小学,在民办小学中也遭冷眼。他不喜欢说话,坐在教室里,心里想的却是天黑后去浮山上网鸟的情形。
    浮山是他的乐园。他和哥哥一起,在山林中撑起网来,坐等各种各样的鸟来撞网。他早已纯熟,知道不同鸟会在不同的时间出现。比如早上会有锦鸡,中午时会有斑鸠,有圆嘴的,细嘴的,类型不一。大雁却只能到晚上捉,它很聪明,白天总会先侦察好情况再落下来,可到晚上就饿昏头了。而且太大,网眼根本网不住,一下子就撞倒网,你得拿木棍去打,打晕了才是你的。
    这些鸟除了给苏兆洪家的饭桌增添了荤菜之外,也赐给他对绘画的兴趣。他把不同的鸟画下来,开始用树枝,后来用铅笔,再后来就用别人丢弃的毛笔。那时,老北海船厂常有用废的笔扔出来,苏兆洪就捡回家,修修再用。
    直到现在,青岛众多画国画的人中,很少有人画鸟能超过苏兆洪,他能把鸟顺风飞和逆风飞的姿态区别都画得活灵活现。对他来说,鸟不仅是鸟,山也不仅是山,而是他童年的伴侣,深刻的生命体验。
   
40年,村里的“能人”
   
    再长大几岁,苏兆洪已经是村里的小“能人”。当时结婚,衣橱上都有面大镜子,镜子后面流行一种油漆画。在整个浮山所,那都是苏兆洪的画,嫦娥奔月、牛郎织女类的题材,他得心应手。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需要写请帖、对联,也都会把苏兆洪请去。苏兆洪高兴,为什么?一方面是因为喜欢画,另一方面那是人家瞧得起你啊!
    直到现在,浮山所村民中还有一种习俗,家人去世之后,要在身上盖一块布,叫做“旌”,上面写着生辰八字等。即使40年后的今天,乡亲还会把成名已久的苏兆洪请去,他也乐意,绝不推脱,绝不谈钱。
    小时候,苏兆洪的学习成绩实在太差,他也从没有在意过这些。老师在台上讲课,他就在课本的空白处画画,直到没处落笔为止。下课,他就出去打架。上初中时,他以专打高中生而全校闻名。为此,他没少挨母亲的训和哥哥的打。夜阑人静时,他从不思过,想起白天一拳把人“卯”了个青眼,太有成就感了。他要努力的事情不是“停战”,而是琢磨怎样一拳把别人“卯两个青眼”。
    即便如此,当18岁的苏兆洪去民办的浮山所中学当老师时,乡亲们也没人觉得诧异。那是个人才匮乏的年代,一个村有几个“能人”?
而且此前,大家都知道,苏兆洪就用40天画完了吕剧《李二嫂改嫁》全部的7场布景。即便在今天看来,这也是很了不得的事情。

“师古人”与“师造化”

    1983年到1985年,苏兆洪在市南区教师进修学校讲教材分析。当了老师之后的他开始明白,必须得好好念点书了。以前觉得只要画好就行了,现在你纵不能站在讲台上“卡壳”吧?
    苏兆洪报名读夜大,学习山水画。第一堂课就由全国著名的篆刻家苏白来讲。此后,张朋、梁天柱、孙国凤等书画界名家陆续前来授课,苏兆洪受益匪浅。他开始看《芥子园画谱》,那老辣的笔法、精当的理论,让苏兆洪一时间觉得自己以前画画的观念实在太幼稚。《芥子园画谱》也是齐白石当年的启蒙教材,苏兆洪在这时开始明白,什么是“不似为欺世,太似为媚俗”。以前觉得徐悲鸿画马有什么好?自己画得比人家像多了,现在想想真荒唐。
    除了接触名师之外,苏兆洪也开始到名山大川写生。早先因为穷,现在有收入了。这种习惯一直坚持到今天,他遍览泰山、华山、峨眉、黄山等,苏兆洪也越来越明白书画大家石涛的那句“搜尽奇峰打草稿”。在“外师造化”的锤炼中,他开始有自己独特的领悟,他的笔下很少以某山某水为特点的山水画,更多的是他的心中之景。奇峰、怪石、流泉、飞瀑……融精微与粗犷于一体,在黑白浓淡中,把山石的质感、云水的动荡,处理得颇有特色。
    苏兆洪推崇的是宋代名家大家范宽,他常感叹“师古人,不如师造化”,久居终南山和太华山,画出《溪山行旅图》这种横绝千古的旷世杰作。这也是苏兆洪一直努力的方向,他落笔雄浑熟健,行家称赞他已得山之风骨。
    2008年,苏兆洪去太行山郭良写生,他被那些桀骜不驯的群山所触动。在他看来,那哪里是山?分明是一群呼啸聚义的汉子,俯仰之间都由自己的性子。人生贵在行胸臆啊。
   
美女不如美景
 
    和山水相处久了,是否可以陶然忘机?苏兆洪没想过“侣鱼虾而友麋鹿”的日子,但应酬显然不是他的专长。人很多的时候,他会变得寡言,一脸憨厚,说话不多。他也很少喝酒,一群人围坐在酒桌上,他的神情尴尬中有些寂寥。
    他不是个善于布置房间的人,中式立橱旁边,搭配了几件从尼泊尔带回的木雕工艺品,正对门的墙壁上是一个巨大的羚羊头标本。中西混搭显得很怪异。他太忙,这些都顾不上。即使是在家里,他从来都不收拾房间,身上的衣服,只要夫人不逼着他脱下来,他就一直穿着。
    朋友们说,苏夫人是个美女,是用画骗来的。苏兆洪笑笑,不解释,说,你看哪个画家的妻子不漂亮?画家首先得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整天看着不美的女人,心里不舒服。
    没人不喜欢美女。但美女都不喜欢跟苏兆洪一起出去旅游。他哪是旅游啊?一看到风景好就坐下来,又是拍照,又是写生,任你在旁边怎么拉他不走,一坐就是大半天,其他地方都没时间逛了,谁受得了?
    这时候,苏兆洪只能苦笑,他想起小时候自己在山上网鸟,天快亮时,网子里满满的战利品。这时候太阳出来,满山坡金灿灿的光,他就拔腿向山顶跑,全不理身后的哥哥。多美的日出,这可是画不出来的。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0502/58

楼被抢了8层了

  1. 上学时与苏先生同样爱好在课本的空白处画画,直到没处落笔为止,直到被老师讲笔记本等没收……

    薛易 回复:

    熊兄还会画画啊?真牛。


    大熊 Says @ 09-05-2 10:20 下午
  2. 不疯魔,不成活儿。


    凡人侩语 Says @ 09-05-3 12:13 上午
  3. 苏大人呀 常常听某人说 仿佛也见过了 画儿却没见过 贴两幅上来就是


    声音 Says @ 09-05-9 9:31 上午
  4. 没有画啊,回头拍了给你看。

    薛易 Says @ 09-05-10 12:13 上午
  5. 苏夫人是个大美女啊@


    少说几句 Says @ 12-12-29 12:02 下午
  6. 是够美的


    少说几句 Says @ 12-12-29 12:05 下午
  7. 胸有大志啊!俗话家;


    说点什么 Says @ 13-02-25 6:39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