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5月

入殓师与理发师

    今天看了电影《入殓师》,故事地点是日本山形县,看后居然有点想家。那种推开屋门,发现外面居然全白的的场景,似乎只有小时候才见到过。进入城市后,很少看到飘扬的雪花了,偶尔即便看见,也总觉得脏,不如乡下的干净。

陈逸飞


    日本人真是精雕细刻,把个给死人服务的活儿居然拍得如此有美感,这点比最后上映的《理发师》好多了。主人公同样是两个平静的男人,同样是热衷于一项工作,但日本人这部显然更有味道。顺便说一句,今天路过一家画廊,看到仿陈逸飞风格的工艺画,由不得感慨几句。时间真是快啊,逸飞先生已经去世整整4年了,4月10日是他的忌日,我也没有记住。
    杀猪网CEO安东没有提到,我们常常因为某人忌日而喝酒。几天前奇女子林昭忌日,直接破了我的斋戒金身。前几天张国荣忌日,我吐了两次,此外还有海子、顾城……我不需要用脑子,用胃也可以记住那些夜晚。
    倒是山形这个地名,让我想起一句诗: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刘禹锡登西塞山而怀古,感叹晋顺流而下,一举灭吴之战。这也触动了我买书的兴趣。恰巧美女宫泽李慧刚刚考取北京某大学的研究生,今天专程从城阳过来报喜,于是拉她去逛“我们书店”。岳麓版的《三国志》没有货,中华书局的《唐史十二讲》以及吴思的新版《潜规则》,都已卖完。最终只挑了几本小书。
    看来以后看准某本书一定要买,否则下次肯定会卖光。呵呵,没办法,眼光与钱包水准差大了,只能面对这种命运了。

,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090501/55

楼被抢了10层了

  1. 从那个杀猪的那里跳转来的.


    醉北游 Says @ 09-05-1 8:23 下午
  2. 呵呵,欢迎经常访问胡兰成网


    安东 Says @ 09-05-1 10:31 下午
  3. 有道理,足够直接了

    薛易 Says @ 09-05-1 10:48 下午
  4. 胡先生让我在意之处是与张爱玲女士那段婚姻,国内大多伪文学青年,是在张女士的指引之下对胡先生投来漫不经心的一瞥。
    我更在意胡先生与佘爱珍的相濡以沫,我以为这是段佳话,爱国人士认为是汉奸们可耻的笑话,当然更多愤青们会觉得我说的是屁话。
    薛编辑以胡先生名号作网站的Title,不知定位以什么为重点,文学,书画,广泛而严谨的爱情,或是引发不断的争议?
    安先生的文章,如果以食来论,如臭豆腐加一碟凉拌毛豆,咸中带鲜,以咸为主,家常得很,脍炙人口。
    您这几篇文章,我的感觉是,不太透彻,如缚着茧的蛾子,就拿这篇文章来说,本是安详的一段雪,在安先生引导的推杯换盏之后,被糟践得满地呕物,刘禹锡大人善弄文墨,可不善使条帚,这文章终究没了魂。想起《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一位主人公兽医说的话:“我是伤心死的”这恐怕映照了我这一凡夫走卒此刻的心情。
    雅的东西真不易,夜深人静,蜕掉这身尘世的皮囊,渴望一汪清泉,平复这浮躁的魂,荡涤这污浊的心,您这引泉之人,任重道远啊。

    以上是一凡夫胡言乱语,得罪之处,敬请海涵,只当一狂豕哀号一声,留个印记。

    薛易 回复:

    呵呵,谢谢指教,这不是什么文章,瞎写的,你瞎看就行。


    凡人侩语 Says @ 09-05-2 12:28 上午
  5. 在听电影原声音乐,舒缓,安详。像一个个逝去的灵魂……
    在线:http://play.1ting.com/album_25745.html


    大熊 Says @ 09-05-2 8:54 上午
  6. 瞎看~


    杀手爱喝牛奶 Says @ 09-05-2 1:48 下午
  7. 天,恭喜李慧同学!不知是否还能见到她呢。。。

    薛易 回复:

    再来时一起吃饭吧,呵呵


    眠去 Says @ 09-05-2 7:12 下午
  8. 恭喜了 斋戒金身


    声音 Says @ 09-05-9 9:28 上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